超市 便利店 百货 购物中心 专业店 人物 考察
458296662

好邻居5.6亿卖身200天后,平均日营业额将增七八成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作者:刘雪儿 2018-05-16
距好邻居被全资收购已过去近200天,这家拥有近20年历史的便利店开始踏上转型的道路。 5月15日,北京好邻居金宝街店门前,搭起了红白爱心气球串起的拱形门。这是好邻居升级后的门店,店内除了常规食品,还摆起了关东煮、烤鸡腿、包子、烤肠等熟食。消费者逛累...
距好邻居被全资收购已过去近200天,这家拥有近20年历史的便利店开始踏上转型的道路。
5月15日,北京好邻居金宝街店门前,搭起了红白爱心气球串起的拱形门。这是好邻居升级后的门店,店内除了常规食品,还摆起了关东煮、烤鸡腿、包子、烤肠等熟食。消费者逛累了,还可以在玻璃窗前三米长的吧台上,小憩一会儿。
与金宝街店同时升级的还有9家店。这些店与以前最大的区别在于,面向白领人群,增加了早午餐等鲜食比例,更关注用户体验感,可以自动扫码结账。

收购迎来转机

好邻居是北京老牌便利店企业,已经在北京市场扎根18年,但就如北京的便利店市场一样,过去一直不温不火。
艾瑞咨询分析师廉志勇告诉《财经天下》周刊,相比华东、华南、西南等地区,北京便利店市场整体不景气,比如有毛利最高的鲜食受到销售许可的限制,还有“三个半”理论:北京冬天冷人们不愿出门,生意只能做“半年”;北京马路宽多隔离带,只能做“半条街”生意;北京的居住区与商业区遥远,人们往返两地,生意只能做“半天”。
一家便利店店主透露,北京近几年便利店中,全时和邻家发展最快,7-ELEVEn都比不上,好邻居前几年还可以,现在不怎么扩张了。
从市场定位看,廉志勇认为,好邻居市场定位不太清晰。7-ELEVEn等在北京主要定位写字楼商圈白领群体,而好邻居选址偏向社区,但没有突出社区消费者高频刚需的生鲜品类。此外,线上线下全渠道运营能力也比较弱,周边覆盖能力弱。
而去年好邻居被收购,被业内视为一次可能的升级机会。
2017年10月29日,好邻居以8400万美元被全资收购,鲜生活、绿城服务、易果分别占股50%、35%和15%。其中,鲜生活作为零售服务商,有供应链资源;绿城服务定位高端住宅物业服务供应商,可以提供网点资源;而易果作为阿里系生鲜电商,拥有冷链物流平台安鲜达。
2个月后,北京政策也开始松动。北京市商务委等四部门联合出台《进一步优化连锁便利店发展环境的工作方案》,对搭载早餐、蔬菜零售等部分便民服务的连锁便利店,给予租金补助,不再给予餐饮经营许可限制。
这给好邻居转型带来更多可能性。好邻居总经理陶冶告诉《财经天下》周刊,“红标店与7-ELEVEn、罗森等相比,没有本质区别,在细节上有差异,”提到绿标店,他一脸自豪,“绿标店只有我们能干,因为我们了解社区。”

多店型覆盖多商圈

与定位商务区、注重鲜食的红标店不同,绿标店开在社区,着重提供蔬果、鲜肉、冻品等生鲜,视觉上以绿色为主色调。
2017年12月21日,第一家升级的绿标店——北京农科院店开业,生鲜业务由股东易果提供供应链支撑,输送生鲜电商规模能力和安鲜达冷链配送体系。
绿标店又被称为“社区全渠道会员店”。陶冶透露,这种店最大的特点在于,第一,开通线上销售,门店是前置仓,借助安鲜达、美团外卖、京东到家等全渠道销售;第二,店内平均SKU有1300种,而传统便利店一般有2000种,为的是增加前置仓储存量,提高拣货效率。
廉志勇认为,从生鲜品类切入是收割社区居民的明智选择,但对供应链管理提出了更高要求,如何降低损耗、保持产品新鲜度尤为重要。在陶冶看来,“销量大了损耗率就会降低,因为周转会加快,而线上是个好渠道,目前生鲜销售的线上占比为60%-70%,生鲜损耗率在1%-2%左右。”
5月8日,易果与鲜生活曾联合展开“天猫一小时达”北京大促,北京300多家好邻居便利店首日订单数破10万单。
相比之下,好邻居红标店很少做线上业务。原因在于,红标店的客流量已能撑起经营,不需要线上销售做补充,而且红标店附近的白领集中在早午餐时间来店,店员顾不上给线上配送做拣货服务。
陶冶预计,新开的金宝街红标店预计客流1200人左右,日营业额有1.7万-1.8万元,以后还会变化。他表示,与改造前相比,升级后的店铺日营业额平均增幅70%-80%。
早在2017年11月好邻居被收购不久,大股东鲜生活创始人肖欣曾对外透露,计划用一年时间完成好邻居300多家门店升级,并在北京新开100家店。半年过去了,陶冶透露,目前改造红标店10家,绿标店近30家,新开店20家。
陶冶始终强调好邻居的核心战略:用不同店型覆盖不同商圈,达到高渗透率的目的。他透露,除了已经披露的红标店、绿标店,他们还在试行大生鲜店、封闭社区小店等。
事实上,便利店玩家们也看到了这一趋势,苏宁小店、中百超市邻里生鲜店,甚至7-ELEVEn、全家也都在探索社区生鲜店新模式。
谈到未来愿景,陶冶神色凝重,回忆18年来,很多同行的便利店都不在了,“北京便利店做起来挺难的,如果我能找到一条清晰的路径,房租、政策问题都能面对,我一定狂飙突进。但迄今为止我还没找到。”他语气沉重,“先活下来再说吧,这样才有改造的机会。”
 
 
责编:张相琦
    (1)
    (0)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龙商搜索

    文章总评分

    已评 请求出错,请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