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 便利店 百货 购物中心 专业店 人物 考察
414205080

是分拆阿里系的时候了

来源:刘老师论坛 作者:刘春雄 2017-08-07
只有分拆,才更强大 分拆阿里系不是因为它太强大,而是只有这样才能保护持续强大。 我这不是黑阿里,黑谁从来不是本人的特点。 去年底我写了一篇文章马云需要一个对手,压着没发。那是在马云最火的时候,因为没有对手,他才需要对手。 颠覆时代,颠覆之所以...
只有分拆,才更强大
分拆阿里系不是因为它太强大,而是只有这样才能保护持续强大。
我这不是黑阿里,黑谁从来不是本人的特点。
去年底我写了一篇文章“马云需要一个对手”,压着没发。那是在马云最火的时候,因为没有对手,他才需要对手。
颠覆时代,颠覆之所以经常发生,就是你从来没当作对手的,真的成为对手。而真正被当作对手的,却从来不会颠覆你。
我的结论是:因为马云不可能有对手,所以马云要创造对手。
商业史告诉我们:如果强大到没有对手,结局往往是戏剧性的。
创造对手的方式就是分拆阿里系,自己成为自己的对手,自己颠覆自己,通过颠覆自己来保护自己 。
阿里强大了,但没进步
为什么要分拆阿里系?我们看看马云这几年都干了些啥。
这几年马云几乎没有创新,他在做两类事。
1. 持续把阿里系做大,电商门槛抬高
应该说,这个不难,马云做到这个份上,只要不犯大错,犯小错都难阻挡阿里的步伐。这不是因为阿里做得越来越好,是阿里系在享受以前的创新成果。
2. 马云在到处投资
有一个段子说,马云投了一半的互联网企业。看好谁,他就能投谁。他投谁,谁就以此为荣。
很早以前,马云就提出一个“生态圈”的说法。围绕优势产业,构筑生态链。生态圈可能是新说法,但绝不是新思维,实际上不过是过去的产业链多元化换了个马甲 。
上述两件事,其实是一件事,就是使自己更强大、更安全,是像美国在前苏联解体后追求绝对安全一样。
苏联解体后,美国一直在追求绝对安全。但在此过程中,美国却衰弱了。所以,根本就没有绝对安全这回事。
微软曾经是绝对安全的,它现在怎么样?还安全吗?
阿里系做到这个份上,似乎是绝对安全的。但是后来看,它肯定不是,所以,它一定要做10年后的事。
颠覆强大的,是弱小的异质对手
恰恰在阿里系最强大的时候,我反而觉得马云越来越危险了。
强大一定不是被“次强大”的对手击败,往往是被异质的弱者击败。就像阿里,以前并不强大,但在强大的传统企业面前,马云是一个异质的对手。传统企业不知道怎么与他竞争。
这个时候,我觉得有必要说一说发明家爱迪生的故事了。爱迪生发明了直流电力系统,后来,特斯拉发明了交流电力系统。两者的竞争,有人可能看成商业竞争,其实从更长的时间跨度看,完全不是商业竞争,是一个新系统对老系统的替代。无论爱迪生在商业上多么强大,交流电替代直流电是无法阻挡的。
这就是优势抵不过趋势。
爱迪生所处的是什么时代?第二次工业革命刚开始,那本来就是一个革命者被革命,颠覆者被颠覆的时代 ,谁也无法凭借自己商业上的强大而阻挡新的颠覆发生。
阿里系也是如此,无论它多么强大,都无法阻挡新的颠覆发生。因为我们处在一个新时代的开创期。
第一代企业,戏剧性结局
这里,我们要交待一下,我们到底所处的是什么时代?
这是信息文明对工业文明的替代,这是信息文明开创的时代。
当工业文明替代农业文明时,农业文明最先进的武器、最强大的力量也无法阻挡。比如,数万义和团挥舞大刀的冲锋,也抵不过东交民巷里的3挺机枪扫射。
当信息文明替代工业文明时,工业文明最强大的力量,也无法阻挡信息文明。阿里系的崛起,从小说是商业竞争的胜利,从大了说是信息文明成功的范例。
然而,不要忘了,每当一个新文明时代开创时,虽然它比传统文明最强大的东西都有生命力,但它在新文明体系里,还是最幼稚的,比如,马云的商业帝国,放在10年、20年后看,只是信息文明时代最幼稚的商业模式,就如同爱迪生的直流电力系统一样 。
有一个段子,100多年前,纽交所挂牌的上市公司,只剩下GE了,而GE已经与原来的爱迪生电灯公司彻底决裂,连名字都改了 。现在的GE,找不到创始人爱迪生的任何痕迹。
是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初期的企业,多数已经被颠覆了,早就不存在了。
同样,信息文明时代早期的企业,无论曾经多么强大,都会被后来者颠覆。
颠覆者被颠覆,革命者被革命
持续不断的颠覆,并且颠覆者来自边缘。这将是较长时期的基本特征。
李善友教授说,工业文明的世界观是决定论,信息文明的世界观是概念论。我不认同,实际上,每个时代在开创之初,一切都是不确定的,没有人能预知未来是什么。只有到一代文明晚期,一切才变成可以预知。
在文明更替时,颠覆者来自边缘,不为主流社会所关注。微软够强大了吧,它曾经押注于互联网的几乎所有领域,只要在某方面缺失,就立即收购。然而,微软还是缺失了移动互联时代。谷歌够厉害了吧,尽管它曾经设立“X实验室”,然而它还是不能逃离“创新者的窘境”,所以最近要进行组织改造。
我的观点是:现在还只是信息文明的开创期,一切表现形态都是暂态的,即使它很强大,也难挡被更高形态所更替。
100多年前,工业文明初期也是如此。现在,信息文明开创期将也是如此。
强大背后的幼稚
让我说,阿里系商业上的强大,掩盖不了阿里系模式的幼稚。
阿里系简单说就是一个电商门户网站。看一看门户网站的兴衰,就能预知它的未来。
信息文明,最早信息交互,然后才是商品交易。信息交互,最先形成了门户网站。无论美国和中国,门户网站都曾经红极一时,然而现在都衰弱了。
与其说门户网站衰弱了,不如说新的信息交互模式替代它了。替代它的是哪些媒体呢?是今日头条这样的类智能媒体,是微信这样的自媒体。
门户网站是中心化的媒体,其逻辑与传统媒体无二致,不过是把新闻从传统媒体搬到网站上了。互联网的第一代媒体,只能这样了,也决定了它很快会被替代。
阿里系电商,与京东一样,是第一代电商,或者称为电商门户网站,也有人称之为货架式电商。其原理不过是把传统大卖场搬到互联网上了。其结局应该与门户网站一样。
无论是门户网站还是阿里系,都是集中式电商。都说信息社会是去中心化的,但初期却是集中式电商大行其道。这就是去中心化的初期,保留着中心化的痕迹。
集中式电商永远无法解决一对矛盾,即注意力资源的稀缺与互联网容量无限的矛盾。
无论PC端还是移动端,次页与首页相比,注意力呈六倍速下滑,多次六倍速就趋于零。
集中式电商,商户和用户越集中,注意力稀缺的矛盾就越突出。这个问题无解,是集中式商业的结构性矛盾。
这个问题,在未来的分布式电商中可能会相对好一点,但这对矛盾永恒存在。所以,最有可能替代阿里系的,不是更强大的集中式电商,而是分布式电商。
整合是让弱者更强大
分拆是让强者更强大
还是回到分拆阿里这个话题。
阿里现在的目标,不是更强大,不是更大的市场份额,而是在新一轮电商更替中活下来。所以,阿里应该想想10年后的电商是什么形态,然后布局这个形态。
谷歌虽然没有分拆,但已与分拆无异。新成立的Alphabet公司,等于原谷歌公司的各项业务分拆,Alphabet旗下的公司,不再以业绩为目标,而是成为真正创新、奠定未来的公司。
阿里系也应该分拆,而且是能够分拆的。
阿里系的淘宝、天猫,甚至更下层的直通车等,都可以成为新的业务部门,甚至是相互竞争的部门。
分拆首先产生的效应是释放更多的注意力资源 ,有利于缓解集中式电商的短期矛盾;其次是相互竞争,有利于创新。
因为目前阿里系作为一个整体,其实是没有竞争对手的。媒体渲染的电商竞争,其实根本就没那么回事。以阿里系的份额,哪里有什么竞争可言?
那些被分拆的巨头
想当年,美孚被分拆了,但它的子孙们活下来;AT&T被分拆了,它的子孙们也活下来了。
IBM曾经差点被分拆,后因为IBM的衰弱,分拆IBM的事搁置了,其实还不如被提前分拆呢。
微软曾经被欧美诉求分拆,但微软拼命保住了。到底是分拆后的微软强大,10多年前,似乎没有被分拆更强大,但放在现在可能就不一样了。
一个企业,在它最强大的时候被分拆,多少有些不情愿,但其实可能是命运更好的安排。
没有被分拆的阿里系现在是强大的,但分拆的阿里系未来可能更强大。
分拆后的使命
其它电商,在阿里系眼里不是对手。如果分拆阿里系,它的每个子孙都是强劲对手。它们之间的竞争,就不能再靠过去的优势,而是要被逼向创新。
互联网时代的创新,一定不能依靠单一中心,为什么海尔要把自己变成平台,就是多中心创新。所以,分拆后,阿里系的每个部分,都很强大,但一定要把它们逼向创新。
最近爆料诺基亚的衰败很能说明问题,在苹果这样的异质对手面前,强大的诺基亚竟然无动于衷,无所作为,只有在历史的惯性中走向毁灭。
如果不能把分拆后的各个部分逼向颠覆自己,逼向创新,那么分拆也没有意义。一般来说,分拆是能够做到这些的。
分拆后的阿里们只有一个使命:给自己在5年后、10年后找一个位置。阿里现在的模式肯定会被颠覆,不论做多大都会被颠覆,这个不容质疑。不能给自己在未来找到位置,阿里的命运不过是死得更悲壮而已,如同柯达、摩托罗拉、诺基亚一样。(转载来源|微信公众号:“刘老师论坛”)
责编:hw
    (0)
    (0)

    龙商搜索

    文章总评分

    已评 请求出错,请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