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1425080

再见2020 ┃ 定格这一年中国零售业十大事件(现象)

来源:龙商网 作者:王跃霞 2020-12-30
猝不及防的2020年,让世界狼狈的同时,也把零售业按在地上摩擦,当我们再次站直身子的时候,那些让我们挺过来的做法和经验值得我们盘点和总结。 年末岁尾,在这个人为划下的界限上,在这个特殊年份的终点,在我们毫不犹疑地和2020年说声再见的这一刻,我们记...
 
猝不及防的2020年,让世界狼狈的同时,也把零售业按在地上摩擦,当我们再次站直身子的时候,那些让我们挺过来的做法和经验值得我们盘点和总结。
年末岁尾,在这个人为划下的界限上,在这个特殊年份的终点,在我们毫不犹疑地和2020年说声再见的这一刻,我们记录下2020年零售业那些难忘的事件,我们盘点、我们思考。然而时间并不存在断点,当我们在这个人为的界限上扔下曾经的包袱,跨过这个节点的时候就必须有所向前、有所改变,唯如此,在我们划下的这个节点上的盘点才有价值和意义。
—— 本刊编辑部

销售客流双降

实体零售陷入增长瓶颈期

销售、客流双降,成为多数中小零售企业在2020下半年面临的主要困境。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数据,超市零售额1-3月份同比上升1.9%,1-6月份同比上升3.8%,1-9月份同比上升2.9%。可以看出,从6月份起,超市零售额增速变缓,反映至门店中,具体表现为当疫情红利在逐渐消失,销售、客流进入双降期间,且持续时间较长。一个现象是,今年中秋+国庆双节,是近10年来零食与餐饮销售增速最低的一年。
这种断崖式下降是多方因素综合下的结果。
超市销售增幅减小、餐饮销售增幅变大,一部分消费者从超市流向了餐饮。切分超市市场份额的不仅是餐饮,还有电商。一组数据是,2020年我国网络零售销售总额已经同比增长至7.5%-8%的水平,高于此前预期。
从消费水平来看,在可支配收入上,今年并未显着改善,如果算上物价上涨因素,一些人可能会出现下降情况,这直接影响到消费者的消费水平。消费水平之外,消费者对电商的接受度越来越高,这种潜移默化下改变的消费习惯使传统商超更要因需而变,注入数字化基因的同时提高供应链基础、效率与门店商品力。

大润发、盒马集体变小

mini店成扩张利器

大润发开出“小润发”、沃尔玛社区店从深圳加速向外进军、盒马将前置仓业务全部升级为盒马mini,谊品生鲜预计几年开店650家……
疫情催化之下,mini店的入局者越来越多,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
面积小、生鲜占比超过50%、接近社区的mini店覆盖了消费者最后一公里的消费路径,对苦于卖场选址、坪效难以提升的大卖场们来说,开小店的好处显而易见:成本低、复制快、来钱快。
但社区生鲜店虽然成本低、复制快,但难以全面盈利,这是横亘在所有生鲜玩家面前的一道难题。尽管小业态与大卖场相比选址更加灵活,但也要经历一个培育周期。大量资本的进入实际也带来了一些不良影响,一些品牌为了抢占市场而在选址上并没有坚持高标准,盲目扩张的高成本导致难以实现盈利。
对于生鲜经营来说,也只有达到一定的网点密度才能更好地平摊背后的供应链物流成本,无论是开店还是供应链建设,这些前期都需要大量成本投入,企业只有守住阵地,尽快形成自己在商品价格和品质上的竞争力才能存活。

永辉销售规模超越沃尔玛

紧追大润发

6月29日,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了“2019年中国超市百强”。华润万家以951亿元的销售规模位居榜首,大润发以947亿元的销售规模位居榜单第二,永辉首次超越沃尔玛,以931.5亿元的销售规模位居第三。
在中国超市百强中,稳居前三甲的华润万家、大润发、沃尔玛,排名已经多年没有变动。
2019年,永辉首次超越沃尔玛,位居第三,终于打破了这一格局。永辉的销售额从767.68亿元上升到931.4亿,逼近千亿大关,与第二名大润发的差距只有15.5亿元。
结合两者销售与门店增长率来看,永辉均呈双位数的增长远超平均下来增长不到1%的大润发。从销售增长率来看,大润发呈现出1.3%的负增长,永辉则保持了21.3%的高速增长;而在门店增长率上,大润发维持在1.7%的低增长,永辉则是12.9%高增长的佳绩。
龙商网&超市周刊预估,只要永辉保持其强劲的生鲜竞争力以及加快业态转型,永辉在两年之内有机会赶超大润发。

盒马试水X会员店

会员业态成竞争红海

10月1日,盒马首家付费会员门店业态X会员店在上海正式营业,这是目前我国零售业内正在营业的首个国产品牌会员店,至此,上海的会员店市场迎来了盒马X会员店、Costco、山姆会员店三足鼎立时代,会员业态已经成为竞争红海。
仓储式会员店这一“舶来品”,此前很长一段时间在零售圈内的存在感很弱,目标群体相对小众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在于培育市场的艰难度,在付费门槛的条件下,仓储式会员店更需消费者对其产生强认同感,只有与顾客建立起稳固的信任基石,发展的故事才能继续。
这种认同感一旦建立就很难消散,毕竟愿意花钱办两家甚至三家品牌的会员卡是少数中的少数,但入场企业却往往被“建立认同感”这第一步拒之门外。此前试水的物美与永辉就是例子,两者还是规模与品牌知名度均在国内零售圈排得上名号的企业。
盒马作为零售圈新兵,只身试水注定引起业界关注。盒马虽有一定优势和资本与山姆、Costco坐上同一牌桌较量,但若想在牌桌上坐稳,无疑还要在商品力上下狠功夫,价格优势太过单薄,不足以构成核心竞争壁垒,毕竟中国商超最不缺的就是便宜。
Costco已经剑拔弩张,若盒马X会员店首店表现出色,想必开店速度必不会落后。深耕中国市场24年的山姆,迎来了最好的发展阶段,但也是竞争最为充分的阶段。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结局只有时间才能定夺。

大润发易主

传统商超转型迫在眉睫

10月19日,阿里宣布拟向高鑫零售投资280亿港元(约36亿美元),交易完成后,阿里直接和间接持股比例将增至72%,成为高鑫零售控股股东。
从2017年11月20日阿里拿出224亿港元首次入股高鑫零售算起,阿里与高鑫零售合作周期还差一个月就满3年,在第一阶段合作步入尾声后,阿里果断豪掷重金,将商超行业龙头企业高鑫零售收归麾下。
这被认为是“中国商业零售史上规模最大、覆盖面最广、受益人数最多的新零售升级工程”。
作为传统商超的代表企业,大润发的走向一度代表着以大卖场业态为主的传统商超在中国零售业中地位的转变。如今栖身阿里旗下,其缔造者黄明端也卸任退休,大润发在零售市场的角色也由传统商超代表向新零售代表转变。
对于逐渐示弱的大卖场业态与传统商超来说,这也许是一个信号。双线融合已成必然趋势,在自身数字化基础薄弱的前提下,是拥抱互联网巨头依托技术赋能,还是与数字化基础较好的头部零售企业合作,共享他们的数字化能力溢出,是传统零售企业面临的选择。

家家悦并购维多利

风险与机遇并存

11月25日,家家悦披露公告,拟以自有资金3.75亿元通过受让股权方式持有内蒙古维乐惠超市有限公司70%股权。
这是家家悦跨省扩张的第三站,此前两站分别为河北张家口与安徽淮北,并购企业分别为张家口福悦祥连锁超市与淮北乐新商贸。在此之前,家家悦还收购了青岛本地零售商维客的9家门店与华润万家在山东开设的7家超市。
距离第一例并购案还不足3年,家家悦几乎以“1年两并”的速度在扩张省外羽翼,本就扩张迅速的步伐,在正处于零售寒冬的2020年,更令人关注。
与2019年相比,今年的并购案可以掰着指头数过来。在大环境不景气、零售行业全体承压的背景下,家家悦依然选择逆势扩张。也许这种形势下,更容易呈现马太效应,即强者越强,抓住机会借势壮大,也不乏是一次有远见的冒险。
但更重要的是,家家悦的资金实力与供应链基础可以支撑其走这一步险棋。从2015年至2019年,家家悦的营收都保持了较高速的增长,与此同时,其不断深耕供应链,建设中央与区域互补、常温与生鲜结合的立体化物流体系、自建食品工厂发展自有品牌,提示供应链效率、中央厨房与自有品牌运营力。
这是家家悦选择逆势扩张的核心原因,这也说明,经济下行对于基本功扎实的零售企业来说不一定是坏事,也许是一次机遇。

互联网巨头抢滩社区团购

中央提出“九不得”规范无序竞争

从拼多多推出“多多买菜”开始,互联网巨头加快了入局“社区团购”的步伐。
短短两个月时间,阿里投资十荟团、腾讯投资兴盛优选和食享会、美团自建美团优选、盒马自建盒马优选、滴滴自建橙心优选……社区团购赛道持续火热。
巨头搅热的社区团购,在它们疯狂的低价补贴下陷入无序竞争的局面,不少个体摊贩叫苦不迭,超市、菜市场的生存空间受到挤压。
12月11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社区团购在中央的点名下开始降温。
12月22日,阿里、腾讯、京东、美团、拼多多、滴滴,不久前还热战“社区团购”的六大互联网巨头,悉数被请进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商务部召开的规范社区团购秩序行政指导会。会上特别强调,互联网企业要严格规范社区团购经营行为、严格遵守“九个不得”。
资本疯狂烧钱、恶性竞争、急功近利、无序扩张,而无视所销售的商品、品类适不适合社区团购这种形式,为了一己之利而不顾其他同行甚至整个行业生态环境。
“九个不得”不仅是对互联网巨头社区团购业务无序扩张的强力注解,更是对互联网企业业务改进与提升方向的规范,将资源优势明显的互联网巨头推上发挥正能量的“舞台”上。
对于社区团购这种模式,行业虽尚未有统一定论,但充其量只会成为众多零售场景中的一种。巨头的社区团购已凉凉,传统零售企业也该静一静。

野蛮生长的直播带货

频陷“售假”风波

12月以来,直播带货频繁翻车。
12月23日, 因售卖“假燕窝”被处90万元行政罚款,燕窝提供方广州融昱贸易有限公司处200万元罚款。
翻车的不只是辛巴,还有曾创造出单场流水1.67亿元成绩的罗永浩。12月21日,在经历直播带货“假羊毛衫事件”后,罗永浩在个人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交个朋友直播间”决定全方位整改升级。
稳坐淘宝主播头把交椅的李佳琦也陷入“售假”舆论风波。12月19日,主播李佳琦也被质疑“双11”期间带货的美容仪存在虚假宣传。网红主播相继陷入虚假宣传、销售假货的漩涡,暴露出制假售假链条屡斩不断,且有借直播带货扩张的势头。
作为新兴模式,直播带货今年发展神速。2020年开年就是一场直播大考,疫情影响下,无数商家、品牌陷入停摆状态,直播带货成了大小实体店、线下商超、厂家的救命稻草。疫情期间消费复苏靠直播,脱贫助农靠直播,明星与企业家们上直播,直播带货随处可见,成为2020年最火爆的商业模式。
但近期频现的直播带货“翻车”事件,很可能使得消费者对于新兴直播带货产生不信任感。任由其长期发展,会冲击现有直播信用体系,使市场萎缩。
站在互联网的新“风口”上,直播带货应该建立起标准的行业规范和有力的监督体系,实现健康发展。

中央定调“内循环”

多措并举激发消费潜力

消费券“雨”还在继续“下”。
作为拉动经济的三大马车之一,消费券在对冲疫情负面影响、恢复现实购买力、拉动内需以刺激经济复苏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为了提振消费,今年6月掀起了一场地摊经济,自从成都放开“地摊经济”被官方点赞之后,全国的“地摊经济”开始一发不可收拾,从南京到四川再到湖南、浙江等等地区,纷纷推出了鼓励“摆地摊”的相关意见。
无论是狂撒消费券还是“松绑”地摊经济,国家的根本目的在于提振消费,提振消费的背景是在国外疫情仍然严峻的大环境下,进出口贸易受阻,国内经济承压,扩大内需成为我国的重要战略基点。
7月30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明确指出要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这意味着我国已经做好了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有业内人士认为,中国消费活力要恢复到疫情前的状态至少需要五年时间。
这会带动零售行业进入洗牌期,基础不稳、现金流不充足的企业在此期间会面临严峻考验,在经济下行的形势下,零售业应该加固城墙、精耕细作,打好基本功。

反垄断枪声已响

国家重拳出击

12 月 14 日,市场监管总局依据《反垄断法》第 48 条、49 条作出处罚决定,对阿里巴巴投资有限公司、阅文集团和深圳市丰巢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分别处以 50 万元人民币罚款的行政处罚,被誉为互联网反垄断的第一枪。
12月24日,市场监管总局根据举报,依法对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
一时间,反垄断成为热议话题,巨头混战社区团购,也成为国家重拳出击的重点之一。
资本疯狂烧钱、恶性竞争、急功近利、无序扩张,互联网巨头通过资金实力强势切入卖菜领域,就会拥有难以撼动的话语权,不只是卖菜行业。巨头一旦在某一业务领域具有很强的市场竞争优势,可能会在特定领域构成市场支配地位,一旦滥用这种市场支配地位,就会扰乱市场公平竞争秩序,并对创新产生较大阻碍。
从鼓励市场创新、激发市场活力和维护公平竞争秩序的角度来看,阿里巴巴以及蚂蚁集团被调查或约谈,也算是监管部门正当履职的必然结果。
社区团购不是巨头们的“斗兽场”,任何行业也是如此,对市场上担忧的垄断进行约束,才能促进行业的健康发展。
 
责编:hw
    (0)
    (0)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龙商搜索

    文章总评分

    已评 请求出错,请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