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7595080

大张战“疫”故事【伍】想我了,就去店里买点我采的砂糖橘,甜的很…

来源:龙商网 作者:大张DM快报 2020-03-21
砂糖橘是当下最受大家喜爱的水果之一,量最大也最畅销。大年初二,各门店开始出现顾客抢购民生产品的现象。为响应政府抗疫防控、稳价保供的号召,在货源紧张,行情上涨的情况下,大张砂糖橘价格不涨反降,本来卖4.98元/斤直接下调为3.98元/斤销售。本来备的...
砂糖橘是当下最受大家喜爱的水果之一,量最大也最畅销。大年初二,各门店开始出现顾客抢购民生产品的现象。为响应政府“抗疫防控、稳价保供”的号召,在货源紧张,行情上涨的情况下,大张砂糖橘价格不涨反降,本来卖4.98元/斤直接下调为3.98元/斤销售。本来备的年货能卖到初七,结果不到初五就没货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仅让市民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心里发慌,也打破了大张水果采购员李星星的假期,他迅速赶往工作一线,成为了洛阳市“保供稳价”的一份子。

01

主动请缨奔前线

在砂糖橘货源紧张的头一天,公司就紧急从郑州、北京等市场调配。但是市场货发到仓库以后,质量根本不行,和我们自己产地发的货差得太多。当时一看,就傻眼了,这不能卖啊,咋办?
当机立断,领导立即通知相应业务尽快赶往产地进行采购。但封路封村,对应的业务过不来,李星星便自告奋勇,成了砂糖橘的“替班采购员”。
“领导告诉我那一刻,我就赶紧抢了前往广西桂林的车票,当时不敢给我老婆说,怕她跟我急,打算来个先斩后奏。”
初七发车的晚上,李星星才敢告诉妻子:“今儿的票,退不了了,怪贵的。”气的爱人当时就捶了他一拳。可事到临头,还是一边收拾东西,交代他做好防护;一边不死心地建议他给公司回个电话,问问能不能换个人。
李星星知道妻子只是嘴硬,就安慰道:“我不去,店里卖什么?你不就没砂糖橘吃了,这是任务。”虽然不舍,爱人还是在大晚上骑着电动车把他送到火车站。临出门的时候闺女还哭着不让走,夫妻俩把她哄到房间,李星星才得以离开。
“到车站的时候,我让她先回去,媳妇她憋了两眼泪说,‘我就看着你进去’,当时心里真是五味杂陈。”
看到妻子委屈地站在栏杆外,李星星想说句想你,又怕显得矫情,碍于大男人的面子终究是没开得了口。“想我了,就去店里买点砂糖橘尝尝,我采的砂糖橘,甜的很,管够!”不敢再多说啥,李星星就赶紧背着包钻进了车站。
李星星知道,爱人是担心他的安全,是夫妻情浓的不舍,是一年难得几回聚的不甘。但没办法,“谁让她是采购员的家属呢!”

02

采购“囧”途多磨难

因为没有直达到桂林的车,李星星就先到郑州和同事李会强会合。俩人又从郑州坐晚上10点的车前往桂林。上车的时候还听到列车员念叨,“疫情这么严重,还这么多的人到处乱跑”。
第二天中午到达桂林北站,下车后饭店都是关门的,饿了一天的他们只能着急忙慌地去买瓶水和面包垫吧,搭上公交,颠簸着赶往桂林荔浦。
此时的疫情形势已经严峻起来,从进汽车站到荔浦,一共测了4次体温,到了镇上才知道旅馆因为疫情都不让住,只能去县城住。县城距离加工厂有20多公里,当天采货、当天打包,一般都要到凌晨和后半夜,交通成了最大的难题。没办法,俩人只能合计着在车上凑合。
还没歇完脚的李星星,第二天就赶快出去找货。因为疫情严重,好多村都设有卡点不让进,很多地方都不能去,李星星等人不得不尽量找靠近路边儿的。因为店里需要的货量大,时间不等人,便和同事李会强分头行事:李会强负责看着采果过称,装车拉回加工厂,李星星则一头扎进田里,看货、找货。
不幸的是正好赶上连续一周的中到大雨,走起路两脚都沾满泥,没几步,李星星就得就着地头刮刮鞋底,不然厚的能崴脚。为了保证采到质量最好的货,每一块儿地都要走遍。果树上有水,就算穿着雨衣水珠还是能顺着脖子淌到衣服里面。遇上果子稍微高点,一仰头,大水点子顺着叶子就“吧唧”砸到眼上。一趟趟看下来,浑身湿的透透的。
就这样,一天要看几家,基本上几十亩地。只能在转移阵地的当口,脱下外套在车里的暖风上稍微烘烘,就再往身上一穿,然后靠着体温去暖。有天累得不行,半路上一个不留神直接摔了倒在泥地里。那一刻李星星甚至想着“少采几家货也未尝不可!”
但只是一转念,他就迅速爬起来接着战斗。他知道那样坚决不行。虽然没有监督,没有考核,但他在内心有一股力量,不管再难,不管再苦,决不能让家里的卖场没了“粮草”、断了“弹药”。
这,就是自己的使命,是自己竞聘到业务采购时的初心。

03

防控“夹击”抢时间

订到货,发货的考验又来了!
因为疫情好多车不出来,而且当时郑州、信阳、南阳、驻马店、周口的车到洛阳不能下高速,对发货的考验更大了。
为了保证货的新鲜度,大张实行的基本都是当天采、当天发,这会儿没车,就得等到第二天才能采。得知消息的李星星连忙和果农商量能不能推迟一天,果农也是非常不乐意。因为采果队六七十个人已经找好了,推了他们,第二天再想聚齐就难了。没办法,只得硬着头皮找到采果队队长,好说歹说,这才同意推迟一天。
随着疫情越来越严重,2月6日上午9点,上面直接下达了封城通知,‘车辆和人只让出不让进’。有车的老板可以把采的果发走,没车的已经采下来的果,就只能拉到高速口或者服务区找车拉走,但是也仅限一个晚上,12点以前必须拉走。这可难坏了正在田里的李星星,今天就是最后一天,采摘、过称,二十七八吨的货,连夜就得全部发往洛阳,时间紧,任务重。
照这样看来,这个“据点”怕是近期最后一次的发货了!
李星星打听到平乐(临近又一产地)能发货,就和同事会强商量:“这一走的话肯定就回不来了,这里是砂糖橘的主产区,咱不能放弃,我守这里,你先去平乐。”
晚上12点,当天采摘的货如愿踏上了洛阳的归程,李会强也开始转战平乐产地。车不好找,运费还不断涨价,年前八千左右的运费直接涨到一万四五,但车还是供不应求。随着疫情防控收紧,车辆在进荔浦的头一天,还要把车辆信息以及车上每个人的身份证、电话到政府进行报备。而且疫情排名上的湖北、广东、河南、浙江、湖南、安徽、江西这7个省的车辆不能进高速,这就直接导致要发回洛阳的车更不好找,而别的地方的车,一听说去河南,也是直接摆摆手。
防控是为了百姓安全,越是防控收紧越是需求量增加,通行反倒更难,车辆也更加难找:能去河南的产地不让下,能下的车又不愿去河南……个别愿意去的运费涨到将近两万,超出了年前的两倍还多。
为了确保砂糖橘一天一辆半挂车送到配送中心,几乎是不计成本,订到什么车用什么车。虽然成本蹭蹭往上涨,好在公司已经知悉了现状,要求不计成本优先保证不断货,使得李星星等采购员们放开胆子采购。

04

老天“加戏”回南天

正当为了采货、找车犯难的时候,偏偏又来了回南天。“回南天”是南方地区的一种天气现象,阴晴不定、非常潮湿,屋里的墙上、地板上都是湿漉漉的一层水珠。用手抹过以后,一会儿又是一层,晚上睡觉被子都是黏黏的。
此时,李星星想的却不是睡觉能不能睡好,而是想着砂糖橘能不能保鲜好。砂糖橘糖度高,本来就烂的快,加上“回南天”的影响,要是不小心再把皮扎个小洞,一晚上橘身就会变成一块腐烂的,这给发货造成不小的困难。
在产地平时一车分级打包需要5、6个小时,“回南天”的时候却需要8、9个小时。荔浦封城到11号中午的时候,政府终于通知拉砂糖橘的车可以下高速,但是从下高速到再上高速仅有5个小时,这压力还是落到了李星星身上。
货量一天天增大,为了能保证货量,找到好货,他找了好几个代办帮忙找货,几乎是这片地出来接着奔向另一片地。为了省时间,拿一包方便面干啃着就当一餐了。李星星说:“这样能节省时间,能多看一片地,就能多采几吨货,就能为选到更好的货所争取一些机会。”
这个春节必将载入史册,逆行一线的医护人员必将感动中国。而对于“李星星”们来说,这个假期也同样意义非凡。当和他妻子一样的平常人家,“禁足”在家却能尝遍全国各地新鲜水果,不能外出还可以不愁吃到新鲜蔬菜,应该是幸运的。这幸运,是因为有爱她的人在扛着责任奋战、冒着风险拼搏,是不忘初心的坚守,是不辱使命的壮举。是他们对爱的人的那句承诺——
“我采的砂糖橘,甜的很,管够!”
责编:hw
    (1)
    (0)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龙商搜索

    文章总评分

    已评 请求出错,请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