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 便利店 百货 购物中心 专业店 人物 考察
437995080

零售爱与恨,2017资本的赌局|回看2017(2)

来源:龙商网 作者:刘朝龙 2018-01-04
本文导读 1、2017资本运作有何不同? 2、阿里的2017年都买了啥? 3、各有特点,阿里买买买的逻辑是什么? 4、阿里会否一家独大? 5、腾讯直接入股永辉的价值是什么? 6、永辉为何要买红旗连锁? 7、腾讯辉的想象空间有多大? 8、中小零售企业的资本运作案例...

零售爱与恨,2017资本的赌局|回看2017(2)

 

本文导读

1、2017资本运作有何不同?

2、阿里的2017年都买了啥?

3、各有特点,阿里买买买的逻辑是什么?

4、阿里会否一家独大?

5、腾讯直接入股永辉的价值是什么?

6、永辉为何要买红旗连锁?

7、腾讯辉的想象空间有多大?

8、中小零售企业的资本运作案例

9、资本之道的天使与魔鬼

  资本的力量有多大?它究竟是中国零售业的天使还是魔鬼?

  2017年,出现了很多同行企业之间、跨行企业之间资本层面的合作,也出现了很多专业投资机构助推“种子选手”的创新发展,是资本力量在零售业异常活跃的一年。

  简要回顾2017年零售业发生的资本运作案例,以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为核心要义的资本运作成为主流。从游戏主角来看,有线上线下巨头之间的资本豪赌与对标大戏,也有草根企业乌鸡变凤凰的传奇,还有区域零售企业资源优化与创新的“试婚”;而从投资主体来讲,一是专业投资机构主导的对零售企业的投资,一是零售企业主导的产业资本对其他同行的投资。

  作为本次年度盘点的一部分,此文试图从资本的视角揭示2017年中国零售业的变化特点,同时尝试对资本力量客观上在中国零售业当中起到的作用以及其角色地位做一注脚。

以资本开道的阿里会否一家独大?

  阿里新零售的探索与落地,甩开了同行半条街。

  相比腾讯的社交、游戏主业平台,阿里的电商、实业味道更为浓烈,进军零售的路径特点是以较为强势的姿态战略投资较为成熟的传统零售企业,以合作赋能的模式进行其主导的线上新零售改造落地,这也使阿里2017的买买买策略在零售业内一骑绝尘。

  从1月10日开始私有化银泰到12月13日入股南京中央商场,阿里今年接连战略投资百联、新华都、高鑫零售、南京中央商场四家全国性或区域龙头企业,还在年初完成了对银泰的私有化,虽然资本运作动作频频,但又各有特点。

  1、私有化银泰打造百货购物中心新零售标杆。

  1月10日,阿里联合银泰创始人沈国军向银泰商业董事会提出了私有化银泰的建议,完成后阿里持股比例达到了74%,成为控股股东,与沈氏家族、陈氏集团成为一致行动人。

  私有化银泰商业,意味着其作为阿里系统里的优质商业资产已得到了股东认可,正如阿里CEO、银泰商业董事会主席张勇所说,银泰将会是阿里舰队中的旗舰,担负着传统零售百货业态线上线下转型升级平台孵化器与创新实验场以及为同业态领域企业赋能的使命。

  2、接盘百联加固华东。

  阿里与百联的合作更大意义在于卡位,虽然有些像二次消化永辉吐出来的果实,即使尚未想清楚究竟该如何消化它。通过今年2月20日的高调宣布、5月26日的股权交易两级跳,百联股份、阿里巴巴分别受让上海易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所持的联华超市21.17%股权,其中阿里受让2.02亿股内资股,占联华超市已发行股本的18%,其余约3%的股权相当于百联又收了回去,这也使阿里成为仅次于百联的联华超市第二大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易果电子商务是由阿里系多轮投资培育出来的生鲜电商,独家运营着天猫超市生鲜频道,2016年12月悉数受让永辉超市所持联华超市的21.17%股权,为本次阿里走向台前整合联华超市完成了妥妥的过渡。

  3、赋能新华都,开拓新市场。

  9月26日,阿里收购再下一城,福建新华都集团与阿里巴巴(成都)软件技术有限公司、杭州瀚云新领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新华都集团将其持有的新华都无限售流通A股6845.6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10%)转让给阿里巴巴(成都)及其一致行动人杭州瀚云。

  同时,新华都与关联方杭州阿里巴巴泽泰签订《合作框架协议》,双方拟进行资源互补、共享各自供应链优势和零售业务转型升级等方面开展业务合作,并分别出资1亿元成立合资公司福建新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福建省范围内投资开设和经营创新门店。

  目前,淘宝旗下淘鲜达生鲜电商入口已落地新华都门店系统,双方合作的福州首家盒马鲜生门店也将在2018年初落地。

  4、强势收购高鑫零售,零售界哗然,2017零售资本运作年度大戏上演。

  11月20日,阿里巴巴以224亿港币(约28.8亿美元)的投入,直接和间接持有高鑫零售36.16%的股份,12月,阿里又以现金做出强制性无条件全面要约,收购高鑫零售全部已发行股份,私有化高鑫零售。如果说阿里将私有化银泰商业作为百货购物中心业态的新零售线下孵化场的话,那么私有化高鑫零售,则是阿里在为打造超市大卖场业态的新零售标杆做准备。

  5、阿里与南京中央商场的资本合作,价值在于开始输出“银泰模式”。

  12月13日,南京中央商场与阿里巴巴旗下子公司浙江银泰投资有限公司签订《合资设立新零售发展公司协议》,合资成立“新零售发展公司”,注册资本3000万元,南京中央商场出资87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29%;银泰投资出资213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71%。

  协议签订后,双方及新零售发展公司将尽快启动《托管合同》的谈判。《托管合同》不改变被托管公司的财务体系(合并报表不变)与人事体系(员工劳动关系保持不变、管理人员基本保持稳定)。自 2018年1月1日起,视银泰投资及新零售发展公司业务要求相继进入托管期,中央商场应予以充分配合,托管期为20年。

  也就是说,南京中央商场将交由阿里旗下浙江银泰主导的新零售公司进行托管,意味着银泰商业所孵化的百货购物中心领域的新零售模式已相对成熟,可以进行运营与管理模式的输出了。

  复盘阿里今年的上述资本运作案例,合作模式各有特点,但又都值得引起关注与思考。

  1、阿里横向“买买买”的“圈地”逻辑,虽都是资本开道,但刀法却不同、有着不同的战略意义:

  一是优质资产果断私有化、为未来打算抢占先机,比如银泰商业、高鑫零售,用来打造各自业态领域的新零售标杆与孵化器;

  二是合资成立新零售公司,比如与新华都、南京中央商场的合作,这种合作模式运营风险相对较小,但同样可以达到借势开辟新区域市场、输出阿里新零售模式的目的;

  三是战投卡位线上引流,比如与百联集团的合作,更大程度上应该是阿里系为上海乃至整个华东市场的长期市场战略利益所做的储备;

  四是“普惠”所有合作伙伴的逻辑,就是将阿里旗下天猫、会员通、服务通等线上流量资源与营销服务大数据系统与合作伙伴的线下实体店目标消费群体打通,不断扩容阿里的大数据流量池。

  2、阿里的下一个目标是谁?无论对于阿里、其主要对手还是整个零售业内同仁,这都是一道必答题,而且是一道不断会出现新答案的常答题。

  目前,百货购物中心、大卖场业态的心仪标杆阿里已收囊中,成熟的社区生鲜店、便利店、专业店甚至是无人店等,细数当前这些处在不同赛道上的业态生力军品牌,都有可能进入阿里新零售布局的视野。这是从上述逻辑中的优质资产角度而言,而如果从后三种收购逻辑考虑的话,阿里收购下一个目标的消息将会不断进入行业视野。

  比如处境已显尴尬的外资连锁零售企业品牌、比如各区域的龙头企业,以阿里与新华都的资本合作模式为例,阿里与其的合作模式应该是相对平等、温和的,10%的股权一定程度上保证阿里线上接口在合作伙伴线下门店落地的话语权,双方合资成立新公司共同寻求区域市场的新零售业务增量。

  这样相对平等、温和的资本合作模式,对更多区域龙头零售企业来讲,还是有较强的诱惑力价值的,但前提是企业自身肌体是否足够健壮,能不能有入阿里系的资格。

  3、阿里一家独大?谁会不答应?

  一是从阿里注重对成熟企业横向摘果式的“买买买”战略投资角度讲,阿里的煎饼无疑会越摊越大;二是从其实力相当的对手角度来看,腾讯的投资之前大多注重前期的“播种”或是相对弱势的参股,更多依靠其控股公司京东、战略合作伙伴永辉向新零售领域渗透。

  那么,阿里到底会不会一家独大,其主要劲敌腾讯永辉系又正在采取何种策略应对?

腾讯入股永辉想象空间有多大?

  阿里与腾讯虽然在各自主业领域都已高筑起几乎不可逾越的护城河,但正如腾讯创始人马化腾所言,双方依然在十几个领域存在着竞争,而在互联网+业务领域,马化腾甚至曾笑称仅算腾讯的半个业务,半条命掌握在别人手里。

  但是,当11月20日阿里宣布224亿港元收购高鑫零售后,行业似乎才真正感觉到了危机感——连内外资的传统大卖场标杆都缴械了,谁还能抵挡住阿里的进攻?在线上赋能线下领域相对滞后的腾讯系能否与之平分秋色?而如果说传统零售企业在新零售征程上必须要选边站的话,腾讯系又靠什么给前来投诚的小伙伴们一份安全感?

  客观讲,此前的腾讯在商业零售领域的境遇,可以说是守着一座最大的金山矿却迟迟找不到赋能线下商业价值实现的直通车,更多是通过控股公司京东输出自身的赋能价值。但回顾京东近几年的轨迹不难发现,其在赋能线下商业方面更多是采取跟随策略,比如赋能100万家便利店、比如生鲜电商、比如对标盒马鲜生的7FRESH、比如被寄予厚望的京东与永辉的深度战略合作等,在孵化赋能传统商业模式方面,京东并没有充分挖掘出腾讯云线上大数据资源的价值。

  实际上,之前腾讯的线下赋能的模式一直是追求差异化、倡导“去中心化”,一定程度上有意避开与阿里系的正面开战,所以马化腾所称的互联网+只能算腾讯半个业务所言并不虚,起码目前在新零售赋能模式方面,腾讯还不能做到像阿里那样处于主导的强势地位。龙商网&超市周刊之前对此也进行了报道《直接注资入场 腾讯联手永辉战阿里到底还缺啥?》。

  但阿里收购大润发、并有意将其私有化的信心,被认为是刺激腾讯在赋能新零售领域进行战略调整的重要诱因。12月11日,永辉超市发布公告称,林芝腾讯科技有限公司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受让永辉超市股份有限公司5%股份;同时,腾讯拟对永辉云创科技有限公司进行增资,拟取得云创在该次增资完成后15%的股权。

  腾讯直接入股永辉,当前的最大意义并不是其在新零售业务中能否占据主导,而是标志着腾讯永辉系直接结盟与阿里系的新零售正式并入了同一赛车道。阿里系能够“买买买”,腾辉系同样也可以“购购购”。

  所以,接下来我们就看到了永辉超市战投红旗连锁12%的股权。

  12月25日,红旗连锁发公告称,红旗连锁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曹世如,股权5%以上股东曹曾俊拟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将持有的合计1.63亿股红旗连锁股份(其中曹世如转让14280万股,曹曾俊转让2040万股)及其所对应的股东权利、权益转让给永辉超市,合计转让股份占总股本12%。转让完成后曹世如占股比约31.98%,仍为红旗连锁实际控制人。

  但是,“永辉超市计划在未来12个月内继续增持红旗连锁权益股份”这一信息“不要动我奶酪”的弦外之音毕现。公开资料显示,盒马鲜生早已在成都设立西南区总部,并已与当地企业合作开出贵阳的首家盒马鲜生,位于成都的首店也将在2018春节前开业。

  永辉超市在重庆市场占有较大市场份额,但对于四川市场相对薄弱,通过及时战投红旗连锁,为与阿里系新零售在四川甚至西南市场的卡位战打下了基础。

  这一点从12月24日永辉超市与红旗连锁的签署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可窥一斑,双方将在体制建设、供应链管理、新业务拓展、物流体系、科技赋能、数据应用以及扶贫开发等方面开展深入合作,顺应消费趋势,挖掘线下零售优势,发展新的零售竞争能力。

  而且可以肯定的是,红旗连锁一定只是开始,此举标志着腾辉系对标阿里系的新零售云之战在2017年末已经正式打响,可以预见,2018年双方在区域龙头、传统内外资巨头资源上的争夺将会越来越多的上演。

  在发展新零售方面的选边站队,必将成为中国零售业在2018年的一道风景线。

天使与魔鬼,零售与资本的恨与爱

  无论成熟与否,任何一个行业都难逃“弱肉强食”的生态链体系,但也不会出现寡头产业领域。

  中国零售业也是如此。2017年,打着以线上技术为核心的新零售旗号,各路资本就像放置在中国零售业中的一条鲶鱼,不但激活了巨头间的各种联姻,也搅动着“中小零售企业”在各自区域市场上的优胜劣汰,或是乌鸡变凤凰,或为他人做嫁妆。

  积极拥抱资本、新零售,生鲜传奇完成A轮融资。

  此案例也反映出的是资本机构对零售业中的区域中小新生创新力量的关注。11月22日,凭借30余家两三百平米社区生鲜店的生鲜传奇宣布完成A轮融资,由红杉资本领投2亿元,资本市场对其的估值高达10亿元,该轮融资额相应占生鲜传奇20%的股权,剩余80%股权由乐城控股总经理、生鲜传奇董事长、创始人王卫和生鲜传奇管理团队以及原股东持有。

  不久后的12月8日,生鲜传奇正式上线APP线上平台,此举标志着生鲜传奇开始独立构建起立足于社区生鲜市场对顾客资源的线上线下一体化的闭环系统。

  关于生鲜传奇为何能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龙商网&超市周刊11月23日对此进行了报道《这30家生鲜店为何估值能达10个亿?》。可以说,生鲜传奇的精准定位与模式创新赢得了资本的宠幸,但是嫁入资本豪门的生鲜传奇在接下来的发展中,如何爱护好自己的“肌体”、把控好与资本之间的关系,要比接下来生鲜传奇开出多少店、占领多少新市场、达到多大的规模,更有长远意义。

  被线上资本收编,北京好邻居易手鲜生活、绿城、易果生鲜,鲜明地体现出线下便利店的网点资源价值,而对好邻居来讲,此举的重要利好便是东家由原来的专业投资机构资本易手专业的实业资本。

  10月29日,绿城物业服务集团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已与鲜生活、上海易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立合资公司China CVS,将与摩根斯坦利签署交易协议,以5.6亿元全资收购北京港佳好邻居连锁便利店有限责任公司,绿城物业占股35%,鲜生活50%,易果15%。

  龙商网&超市周刊10月31日对此进行了报道《100%股权落入“专业选手” 北京好邻居或将快速切入社区生鲜、无人店等多业态》,对当前的好邻居来讲,资本股东层面的易主或许是改变其多年来在北京传统便利店市场“老大不大”尴尬境遇的最合适路径。

  11月20日,传出Today便利店已完成B轮融资的消息,本次B轮融资由信中利资本集团领投,A轮领投方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继续跟投,融资额2亿元,投后估值超20亿元。2014 年、2015年,Today便利店连续获得A轮、A+两轮融资。

  本轮融资一是继续加大对供应链的投入,进一步精选商品并夯实鲜食品类的核心竞争力;二是加大新技术投入,建设零售云平台,利用大数据赋能业务和加盟合伙人。

  这家在资本催生下发展起来的便利店品牌,倡导打造赋能型新零售风格的便利店品牌,起点很高,目前核心市场依然在武汉,但是,依然没有走出依赖资本输血的市场温室,能否给市场一个清晰的未来?资本编织的未来盈利故事还能撑多久?其最终的归宿将是哪里?恐怕还需要靠资本的力量继续撑下去。

  在2017年,传统零售企业之间也在讲述着以资本为主角的资源联姻与优化的故事,实际上也体现出更多的零售企业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担忧以及变革的探索。

  9月26日,王府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北京首航国力商贸有限公司宣布结成战略合作并共同开设合资公司,拟以“王府井首航”为合作品牌,王府井占股48%,首航国力占股35%,合资公司管理团队占股17%,合资公司主要由首航国力运营。

  12月13日,上市一周年的家家悦公告称当天与青岛维客集团签订协议,拟以3.44亿元受让青岛维客51%股权以及维客集团向青岛维客注入的两处物业。

  青岛维客是维客集团全资子公司,主要经营连锁超市,截至2016年末,青岛维客总资产4.29亿元,净资产-2.01亿元,资不抵债,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的亏损额分别为3088.09万元、628.55万元。

  对家家悦来讲,青岛维客的价值在于其在青岛的成熟供应链体系,其拥有的9家连锁超市主要分布在市区,有常温物流中心、生鲜加工物流中心,物流基础健全,有助于家家悦在短时间内提升在青岛的市场布局,提高市场占有率。

  2016年12月、2017年4月,同处胶东半岛的威海家家悦、青岛利群先后登陆A股市场,青岛维客的出售意味着在胶东市场将形成双方正面交锋的局面。

  资本很多时候会是天使,但是,在过去的2017年,资本也毫不矜持地表现出了其粗鲁、盲目与躁动的另一面。

  各种打着新零售旗号的新业态、新物种此起彼伏、不断涌现,背后无不直接或间接与躁动的资本推动相关。最典型莫如无人店,大家一定记得,就在短短几个月前各种所谓时髦的无人货架、无人店还是一种怎样的疯狂状态,称其登堂入室绝不为过,就差开到了人家的卧室里。

  如今,虽未一地鸡毛,但依然折射出各种资本、热钱的一哄而上、一哄而散。当然,这绝不是在否认无人店,零售业市场上的任何一种业态都有其存在与发展的逻辑与权利,更何况是一种适应未来、方便消费的新技术推动下的新业态。

  要怪只能怪资本的最大天性就是噬利,而不是冷静与智慧。在巨大的利润哪怕是以烧钱为前提也不一定得到的利润诱惑下,资本也必会毫不犹豫地纵身一跃。不惜头破血流。

责编:hw
    (1)
    (0)

    龙商搜索

    文章总评分

    已评 请求出错,请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