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 便利店 百货 购物中心 专业店 人物 考察
543215080

资本“断奶”:呆萝卜们寒冬被洗“续命待沽”

来源:龙商网 作者:张彦娜 东风 2019-12-12
除了有幸被巨头宠幸“收容”,近期接连被“断奶”的社区生鲜电商众多陪跑者,已然别无他途。

核心提示:除了有幸被巨头宠幸“收容”,近期接连被“断奶”的社区生鲜电商众多陪跑者,已然别无他途。

有钱的“富二代”继续烧,没钱的“烧钱者”只能死撑寄望被“收割”。
后风口下的生鲜电商,正在这个冬天迎来洗牌。
下半年以来,包括杭州的鲜生友请、上海妙生活、武汉吉及鲜、以及遍布安徽江苏19个城市的呆萝卜等在内的多家生鲜电商企业,接连被爆资本“断供”后停摆或处于艰难“续命”状态。
12月9日,一度整体“休克”的呆萝卜,宣布在合肥的近百家门店系统重启,而之前其宣称已进入19个城市的其他18个城市的小伙伴们,并没有一起“醒来”。
关键这并不是个案:12月11日,上海易果生鲜旗下我厨叫停;12月6日,主攻武汉市场的生鲜电商吉及鲜,宣布融资失败,大量关仓、裁员;11月底,社区生鲜电商平台妙生活关闭其在上海的80家门店;而更早些的今年7月,杭州鲜生友请就已被爆大量欠债、资金链断裂,主要管理层被抓……在龙商网&超市周刊看来,除了依然在一二线城市活跃的每日优鲜、美团买菜、叮咚买菜、盒马菜场、苏宁菜场等这些背靠大树的烧钱玩家外,生鲜电商尤其是锁定二三线市场的中小玩家,不得不面临风口关闭的局面,而接下来,更多在这里出现的很可能就是巨头的“收割机”了。
催生着它成长,放任着它犯错,眼看着它出局,然后再无然后,在趋利、善变的资本与市场语境下,这或许就是无法在特定时间内长到足够大、变得足够强的“呆萝卜们”的宿命。

01

潜力股的“独角兽”

如果没有出现后面的“大概率”事件,呆萝卜前三年的高光时刻,还算对得起其曾博得的生鲜电商领域“独角兽潜力股”的美誉。
2015年,呆萝卜的出生地,选对了地。
业内人士稍加留意,不难发现,这几年的合肥,已悄然成为包括生鲜传奇、谊品生鲜、邻几便利等在内的众多社区生鲜便利、生鲜电商创投型新锐连锁零售品牌培育、锻造、崛起的一片阳光热土。
2015年10月创立呆萝卜品牌的安徽菜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注册地,就在合肥。
虽然早在2005年就开始了创业,但作为呆萝卜创始人的李阳,对于零售、尤其是生鲜电商并不内行,甚至是个门外汉。这也使得直到2016年6月,呆萝卜的首家门店“习友路店”才开业。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时间段,也是合肥当前几家知名社区生鲜创新企业的初创期。
不同的是,呆萝卜的运营模式是主打以线上下单、次日到店自提的预订模式切入家庭食材消费,这样线上预订的模式看似成本可控、风险较低,但更重要的问题是下单量也过低。据说其首日营业仅卖出了10份菜,可能有些夸张,但的确是品类过窄、功能性不强导致吸客能力太弱的直接体现。
呆萝卜流量的增长,与其商品品类从早期的生鲜菜品逐步扩展到水果及日用、个护等快消品类有直接关系,逐渐覆盖社区居民的日常高频需求,这样的转变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其能继续活下来。
经过两年的发展,呆萝卜在合肥的门店数依然在百家左右,直到2018年8月,呆萝卜成功获得天使轮融资1000万美元,加上在门店经营模式上采取的合伙人制,直接助推了呆萝卜门店数量的快速增长。
截至2019年7月,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呆萝卜实现了从一省一城到安徽、江苏、湖北、河南4省,合肥、南京、芜湖、马鞍山、蚌埠、扬州、淮安等19城的快速覆盖,门店数量迅速扩张到1000家。
在2019年6月完成6.3亿元A轮系列融资后,呆萝卜甚至定下了未来要在全国50座城开设10000家门店的目标。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这样宏大的拓展目标,仅仅在呆萝卜的发展规划中存在了几个月的时间便成为笑谈:
11月22日,当地媒体报道称:呆萝卜首家门店习友路店突然关门停业,随即其多地门店也处于关闭状态;11月22日,呆萝卜发布声明:首次承认公司因经营不善导致资金紧张,正在筹集资金;11月24日又宣布:将逐渐办公,业务恢复经营日期待定;11月28日呆萝卜合伙人刘峰在朋友圈表示:呆萝卜总部杭州中心正式关闭;……

02

大概率的“入歧途”

重启腹地合肥市场的近百家门店,呆萝卜暂时算选择性的续上了10%的命,但其“致命伤”的问题不解决,随时会面临再次“断血”。
在龙商网&超市周刊看来,呆萝卜的歧途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在企业决策层决策失误、运营监管不利、企业团队把控上的失控;二是在运营模式上,线上下单、到店自提,在一家没有巨头充裕资本背书、业务相对单一的创业型企业身上,到底合不合适?
不可推卸,呆萝卜的“休克”,根本原因首先出在企业决策层的战略执行、把控层面。在资本簇拥下,用力过猛、缺乏科学监管机制而使整体局面失衡、失控。
比如对融资资金的分配、使用,是不是有一个科学、规范的制衡监管体系。
在今年6月呆萝卜完成A轮6.3亿元的融资前后,业界听到的消息除了一个将做“5件大事”例行表决心外,接踵而来的却是多地相继闭店的消息。要知道,截止到2019年7月,呆萝卜就已宣布门店达到了1000家,而这也是其公布过的门店最多的数据。
那么,呆萝卜平均月烧1个亿的资金,都烧在了哪里?
据此前报道消息称,从2019年上半年开始,呆萝卜就在杭州到处高薪“挖人”,总部也从合肥搬到年租金高达800多万的“杭州中心”,主要做APP研发,技术上支持呆萝卜扩大经营。
而在锌财经对此的报道中提到,呆萝卜总部每个月支出9000余万元的采购部门,也没有有效的监管;同时存在仓库员工吃空饷,仓库空置率高达95%以上却任由其闲置的现象。
摆在呆萝卜面前一个不得不回答的问题是,线上下单、到店自提的流量从哪里来?或者说,有什么资本可以在较短时间内积聚起大量足以维系门店良性运营的流量资源?
相信这个问题,呆萝卜是很难回答好的,因为连盒马、每日优鲜、美团买菜这样的生鲜电商巨头都没有首选到店自提的模式,而这些巨头之所以大力投资发展生鲜电商的基本逻辑是依托生鲜高频需求为其整个企业线上生态资源拉新,为其更多的业务模式盈利提供潜在买单者。
从这一点来看,即使是采用到店自提模式的苏宁菜场,也是符合上述逻辑的。但是,呆萝卜的到店自提的逻辑是什么?如果说单纯依靠线上预订生鲜的模式来实现盈利,可以说几乎没有可能;而如果为了拉新集聚顾客流量资源的话,那主要提供生鲜品类的呆萝卜又有什么其他吸引用户的平台价值?
事实上这些问题,呆萝卜目前为止都还没有给出答案,如此,在巨亏“续命”的状态下,也只能寄望于被“收容”了。

03

待价而沽是“宿命”

与已无下文的鲜生友请、妙生活等相比,幸运的是,部分重启“续命”的呆萝卜还有一定时间的缓冲期。但是,调整企业发展思路,甚至如何做好可能的进一步善后安排,恐怕也应该安排到考虑议程上来了。
这一点,从合肥恢复运营门店的一些新变化上,也可以反映出来。
首先,从销售品类上看,目前只有蔬菜菌菇、时令水果、肉蛋速食、禽类水产在销售,粮油副食、调味干货乳品零售等商品还没有上架。这意味着呆萝卜重启的资金非常有限,一些供应商的合作问题还没有解决好,目前的状态真的只是足以“续命”。
其次,在支付方式上,只能使用支付宝付款,而此前可以使用微信、支付宝、余额三种付款方式。支付方式上的改变,意味着给呆萝卜续命的“资方或企业巨头”,应该是来自于亲阿里系。
如果要进一步考虑的话,当今哪家零售巨头会对呆萝卜的业态形式、网点资源更感兴趣呢?
你猜。
 
责编:hw
    (0)
    (0)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龙商搜索

    文章总评分

    已评 请求出错,请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