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 便利店 百货 购物中心 专业店 人物 考察
443665080

戊戌年2018,轮回的序章 —弘章资本致未来的一封信

来源:弘章消费研习社 作者:佚名 2018-03-04
在过去近六年的春节时间里,我们保持了借用易经的卦象来解释预测国运和投资机会的传统,也形成了一些好朋友和粉丝,每年都在问我关于拜年预测的习惯。大家可以通过弘章研习社的公众号搜索到过去六年的易经预测的信息,反过来复盘和验证也是很有趣的事情。 20...
在过去近六年的春节时间里,我们保持了借用易经的卦象来解释预测国运和投资机会的传统,也形成了一些好朋友和粉丝,每年都在问我关于拜年预测的习惯。大家可以通过弘章研习社的公众号搜索到过去六年的易经预测的信息,反过来复盘和验证也是很有趣的事情。
2018年以后我想用另一种更好的方式来和这个世界沟通,通过一篇深度文章来致敬未来,同时也是一次内省和总结的机会。凡为过往,皆为序章。2018年为戊戌狗年,流年戊戌干支一气,五行属土。“戊戌”有“变法、变革、突破、创新”之象,也意味有更大的不确定性。丑、未、戌逢三刑。经济低迷,房地产业可能出现滑落动荡,某些地产相关机构受到冲击。股市方面,因戌土还代表牢狱、禁锢、运动和斗争,并且三刑对冲。预示股市的运动性金融整顿继续加强,流动性继续低弱。
中国人将天干地支的一个轮回(60年)视为一个周期。然而,戊戌年于中国人,似有着更特殊的含义。上一个戊戌年,中国处在政治运动的巅峰时刻。再上一个60年的维新变法,又何尝不是晚清国运大衰败的开端?120年来,这片土地上的中国人为此付出了多少惨烈的代价。当时的传统文化已经形成僵硬的体系。知识内容固定化、信条化,自我更新机制非常薄弱,且缺乏与异文化平等交流的传统。而这一套知识又是士大夫荣辱沉浮的基本凭借,令他们更不敢越雷池半步。于是整个国家出现了制度性的愚昧。了解和吸收外来先进文明通常都是少数人的冒险行为。对外来文化的深闭固拒,甚至动用义和团式的暴力去对抗,都是这个制度的产物。
二十一世纪的戊戌年将会是如何的一个里程碑?或是如何一个竞争格局?竞争的本质是什么,终局是什么?归根结底,人类社会想争夺的是生存的选择权:时间+空间的自由。
自从远古时代人类所经历的饥荒战乱,在我们的DNA 里面就留下了贪婪和恐惧的指令,一定要跑的比别人快。跑得快才能使得存活的概率就会极大提高。我们先来看下过去二十年里面首先“跑”出来的成功者的特征。
第一代获得相对财务自由的人往往来自于“资源型领域”,特别典型的是依赖有形的地产和矿业出现的暴富者。地产的估值支撑,是生产资料的捆绑,是地方政府纳税管道,是农业思维形成的长期惯性,即土地意味着一切。而且地产可以参与信用的创造。在过去20年里,凡是参与政府共同做市,扩大房地产行业税基的开发商和投机囤房者,都撬动了大量财富的积累。而这类资源型高估值的幻象其实并不复杂,每一个泡沫都是将在预期改变后的流动性危机中破灭。总体上,第一代成功者是从有形的“资源”获取中实现财富累积,但这些标杆也是有前提的,就是踏准了每个长周期的底部和顶部,也有相当的资源型玩家死在短周期里面而出局了。也是一将功成万骨枯!
第二代领跑者的特点是一种商业资源动态博弈的竞争结果,主要出现在大商业消费领域,往往是那些构建了实物交易链接最多的实体平台,如零售和连锁业,商品品牌和制造业。零售的本质是满足无数C端消费者不断变化的需求的供应链效率提升的商品经营。所以零售业之所以形成了超级市值公司,就是因为他构建了巨大的消费者交易和链接的网络效应,流量和商品的转换对接迅速发生,使得社会商品非常高效率的流转,从而演化出今天非常多层次多彩的商业世界。这个时代中出现了类似于沃尔玛、联合利华、优衣库、永辉、茅台。。。这些大市值上市公司。这类领跑者本质上是价值创造者,并成为了社会价值导向的核心人物。这类企业的价值在于满足了人类的刚性需求,如商品需求、餐饮需求、生活必须品的需求等等。刚性需求往往符合人们的理性欲望,如饱腹、保暖、干净,所以性价比始终是这类需求的核心竞争点。
第三代领跑者的特征是虚实结合或是完全用虚拟方式构建的网络化的超级链接平台者。如阿里、腾讯、京东、facebook、google这类超级平台商,他们打破了传统流量的方式,也改变了现代消费者的行为模式,从新定义了链接的方式,从而更加垄断的超级平台出现了。社会的竞争法则彻底改变,从过去积累、分散、自下而上博弈竞争演化的格局,快速转向了寡头、马太效应、集中、自上而下,超短周期的竞争格局。这类超级平台贩卖的不仅仅是理性欲望的满足,而且占据了人类天性中最柔软和黑暗的部分,沉溺的非理性欲望,如希望不断扩大的社交需求、快速成功感获得的电子网络游戏。。。超级平台进一步放大了人性中的贪婪和欲望,形成了超级流量,并能够用各种奇怪的方式进行变现。并且超级平台成为资本化的最大受益者,并且形成全新的资本企业的新物种,一方面进行商业化交易,另一方面进行资本化的投资,形成了全价值链条的生态化形式。这是过去从未出现的全新超级物种。
未来的终极竞争更加是对时间的竞争。由于在社会资源的分配上无论如何都是金字塔型的,最有价值的资源始终是掌握在少数收割者手中。过去20年里面相当一部分资源分配是通过教育的差异化形成的阶层,所以教育本身成为了一种核心资源。人们不断通过加大对教育时间的投入获得差异化的机会,理论上读书时间越长进入阶层越高。主要原因有三个:第一、高薪工作所需的技能和知识壁垒在不断加高。第二、技术的进步在加速阶层的洗牌和分化,高知阶层碾压底层是常态。第三、保持足够强的学习能力是保持在本阶层的关键。在人类社会的动态博弈中,教育的需求是长期的,动态的,就像武器一样,你可以不用,但不能没有,捍卫阶层的时候,你绝不会后悔多一个技能。
人口结构的变化将是未来最大的变量,并且已经深刻的影响者未来演化的过程。老龄化正在重塑整个世界。 中国中位数年龄已经高达36.7岁,即:有50%的人的年龄> 36.7岁。这样的中国,是3000多年中国历史,乃至100万年的人类进化史从来没有的现象。全世界10亿以上的人口在未来进入80-100岁区间,我们的基础设施都没有准备好,生命的时间追求就变成了医疗行业的最残酷的资源竞价。未来会出现大量富裕的老年人,他们将推动了时间价值的全面重估。如何延续生命,获得更多的自由时间将是持续很多年的投资的核心逻辑。而购买自由时间的交易价格将非常非常高。本来生命是有限的游戏,时间对所有人都是公平的一面。但是随着医疗技术的进步,药品和医疗科技可能会帮助人类穿越时间的界限,让时间真正的不公平起来,从而实现真正的阶级不平等。这一天也许并非天方夜谈。如同某个科幻电影中描述的,人类的相对公平将最终被消灭,就好像它从未存在过一样。社会也许将变成一个类似付费网游的社区,人能够活多久,也许取决于你创造的价值,或者你充值的费用大小。耐人寻味的是:龟兔赛跑,如果兔子只会选择拼命向前跑,会怎么样?
技术的进步,将我们人类的竞争,甚至最终的货币体系,都指向明码标价的时间战场。戊戌年也许是一个新的轮回的序章,无论我们喜欢还是不喜欢,这个时代在加速前行,无论在哪个阶层的人们都不要停留在过去的估值体系里面陶醉,甚至拼命加杠杆。时间将成为终极的成本,人口是终极的资源,如同《未来简史》中鲜明的观点,未来极少数的神人将超越大多数的智人的资源,从而形成不再流动的阶层固化。
不过在如此灰色的研判思辨之后,我们依然看到未来的一抹亮色。在英国纪录片《人生七年》中,依然出现了一个人,他打破了阶层的天花板成功晋升精英,他就是Nicolas ——一个农夫的儿子,他考上了牛津大学,然后成为了美国名校的教授。无独有偶,全球复杂网络研究权威、美国物理学会院士巴拉巴西在《爆发》一书中提到了这样一个观点:人类行为的93%是可以预测的,而剩下的那7%无法预测的人则改变了世界。
但至少他给了我们一个启示:世界上依然存在这样一类少数人,他能够超越自己的家庭、血缘、环境的固化,他能够挣脱时代对他的束缚,让世界另眼相看,这一类人被称为英雄的变局者。
当我们站在戊戌年的时光起点,面对无法预知演化路径的未来,让我们先鼓起勇气,充值下英雄气概,对明天平静的走过去。你好2018,我来了!
 
 
责编:hw
    (0)
    (0)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龙商搜索

    文章总评分

    已评 请求出错,请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