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 便利店 百货 购物中心 专业店 人物 考察
463955080

南京万达茂总经理的最后24小时

来源: 地产锐评 作者: 马乐乐 2018-06-09
6月6日上午,万达商管公司南京万达茂分公司总经理徐毓的遗体,在仙林湖某工地楼下被警方发现。 此前一年里,她全程参与南京万达茂的筹备、建设、招商,是万达文旅板块中这个耀眼棋子的重要操盘手之一。6月1日,南京万达茂开业,一时好评如潮这也被公认为是徐...
6月6日上午,万达商管公司南京万达茂分公司总经理徐毓的遗体,在仙林湖某工地楼下被警方发现。
此前一年里,她全程参与南京万达茂的筹备、建设、招商,是万达文旅板块中这个耀眼棋子的重要操盘手之一。6月1日,南京万达茂开业,一时好评如潮——这也被公认为是徐毓的人生高光时刻。
南京的商业圈里,徐毓口碑颇佳,20多年的从业经历终于让她在这个高难度项目中厚积薄发。站上人生巅峰的时间如此短暂,生命就直线坠落,这当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6月7日夜间,我走进徐毓家中,发现餐厅已经被摆设成灵堂。她的相片被摆放在正中,这可能是她在万达工作一年多以来,在家里呆得时间最长的一次。
然而对于徐的死因,丈夫、女儿、老同事、同行所知道的,也远远不足以解释真相。
徐毓的独女雅雅,最后一次与妈妈联系,是6月5日上午。这之后24小时发生的一切,可能包含她匆匆离世的一切线索。

前一个晚上是夜班,所以6月5日上午,20岁的雅雅有些懒懒地呆在家里。
她接到妈妈打来的视频电话,电话的内容就是唠家常。妈妈问她:到西点店上班之后,感觉怎么样?昨天有没有背单词?女儿照例对着手机吐舌头撒娇,上班还行,单词太难背了。
「过段时间就带你出去玩。」这不是徐毓第一次这么许诺。在她与女儿的多次交流中都提到,忙完6月1日开业的大日子,再花几天调整一下现场就可以告一段落。女儿对此深信不疑,在电话中告诉妈妈,严重期待。
简单聊了几分钟,徐毓就挂掉电话去开会。这是常态。雅雅说,印象中开会占据了妈妈工作大多数,所以想联系的时候,她一般只给妈妈发微信,然后等她主动打电话来。
6月5日的中午和下午,在丈夫和女儿看来,是平淡的。直到傍晚的电话打破平静。
傍晚5:31,雅雅连续接到妈妈两个同事的电话。对方告诉她,徐毓关机了,人也不见了,是否知道在哪里。
雅雅马上给妈妈打电话,发现也是关机。她就给爸爸打电话告诉这事。
在上班的丈夫李先生同样发现徐毓关机,便致电她的同事,问出了什么情况。对方说:下午公司开会,会议内容是针对万达茂开业以来一些问题的整改。「会开到一半,徐总合上本子,说今天这个会我不开了,我不干了」,接着就起身离开会议室。后来发现找不到徐毓,公司到5点半就开始与其家人联系。
李先生感觉事态不小,立即下班,驱车开往仙林湖的南京万达茂,其时已经是6点多。
6:41,丈夫和女儿的手机同时响起。
徐毓的微信,在名为爱之家的小群里,发出三个字:对不起。
她最后一次联系家人。但父女俩一个在开车,一个在坐地铁,都错过了第一时间回复的机会。
6:51,李先生才看到这个消息。他马上给妻子打电话,已经再次关机。「怎么啦」、「你人呢?电话打不通」,他连续给妻子发了两条信息,但再也等不来回应。
当晚7点左右,李先生与哥哥抵达仙林湖,在万达茂见到了徐毓的部分同事,其中包括人力资源的相关负责人Z。见面后,Z向他们介绍了徐毓从会议室离开后的情况。
以下内容,来源于李先生口述:
徐毓从会议室出来,就在万达茂里面巡场,有两个同事保持距离跟在她后面。
下午4点多,Z赶到万达茂来找徐毓,在万达茂的门口遇到她,提出外面太阳晒,邀请她去星巴克坐坐。
在星巴克,Z问她喝什么。
「美式咖啡。」
「冷的热的?」
「热的。」
Z去收银台买咖啡,待买完咖啡转身回来时,发现徐毓已经不见了,只留下开会时的本子放在桌上。
这可能是徐毓生前最后一次出现在熟人的视线内。
当晚,李先生等人来到派出所报案,并调出万达茂的监控录像。录像显示:当天下午4:25,徐毓一个人走出星巴克。
4:30,她消失在万达茂出口的监控探头下,不知所终。
公安使用技术手段,发现徐毓在6:45最后一次手机关机,关机地点在万达茂附近。
李先生和哥哥,当晚就开始找人。万达茂的上上下下,从商场到游乐场,从办公室到地下车库,他们都搜了个遍。搜寻范围扩大到万达茂周边的仙林湖区域,也一无所获。
从夜里找到凌晨。6月6日凌晨3点多,李先生来到妻子的办公室,坐在她的工位上休息,泪水夺眶而出。静静地哭了一个小时,凌晨5点他再次出门找人。
6月6日上午11点多,依然在漫无目的找人的李先生,接到警方电话。警方通知他称,徐毓的遗体被发现,就在万达茂不远处的一处建筑工地。
在现场,他看到了血迹。当晚,他在殡仪馆看到阴阳两隔的爱人。从现场的痕迹初步判断,徐可能是从楼上栏杆翻下坠楼身亡,自杀可能性较大。
截至发稿时止,法医鉴定报告还没有出来。这意味着徐的死因,目前都未有定论。

6月5日晚到6月6日上午的搜寻,李先生都没有告诉女儿,因为他一直不敢相信,妻子会出这种事。「我当然知道在万达工作辛苦,但如果讲是工作压力过大导致自杀,我是不相信的。」万达的工作有多忙?丈夫和女儿最有发言权。
徐毓与南京商业圈的不少前辈级人物一样,最早起步于金鹰商业,在这个堪称南京商业界的黄埔军校干了十几年后,她先后到东方商城、艾尚天地、新百任职,直到一年多以前,转投万达。在万达期间,她先是在建邺万达广场,接着短暂去过外地。一年前,调任南京万达茂,升至总经理一职。
也就是在调任万达茂之后,家人明显感觉到,她工作太忙了。
2017年7月6日,徐毓发了一条朋友圈:倒计时328天,走进仙林茂。戴红色安全帽的她和三个同事,骑着单车在一片工地上自拍。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家人和朋友发现,她已经开始针对万达茂的开业,每天过着倒计时的日子了。
「基本上每天加班都要到夜里12点之后,一两点钟还在开会也经常有的。」女儿说,因为家住城南,距离工作地点万达茂太远,妈妈的上下班都成了大问题。
徐毓作了一个决定,在万达茂附近租房住。2018年春节前,徐毓住进了万达茂附近的公寓,由于不少女同事在一起就地租房,那儿如同女生宿舍。
「从今年开始,她的生活里面只有万达了。」与徐毓共事过的密友C说,她与徐之间的聚会,过去每个月都有一次以上,然而今年就没聚过,因为徐太忙。
「6月5号晚上7点59分,我们几个总是一起聚的好闺蜜,在一起吃饭,就差她。我给她发了微信,问她周日有没有时间聚聚。她没回。」C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今年1月份她给徐毓买了一个首饰的配件,但是一直没见上面,这个首饰躺在C的包里至今。
每周打几个视频电话,成为徐毓与丈夫女儿感情交流的主要方式。这样的「分居」一直到6月1日。
6月1日的万达茂开业,是徐毓入职万达后的头等大事。开业前,南京商业圈的诸多大咖就前往参观,内部评价颇高,开业当天也很顺利。
「从我们招商角度看,万达茂的招商还是很有难度的。徐毓能圆满完成招商,确实很让人佩服。」南京商业圈一位资深人士表示,南京万达茂与大多数综合体不同,并不处于城市中心或者副中心,反而是在城郊结合部。虽然长远的规划定位较高,但现实是周边的人气与其规模巨大的体量并不匹配。
当天,南京市栖霞区官方微信「栖霞视点」这样描述:今天上午,刚刚开业的万达茂内,吸引了第一批顾客,这个斥资150亿的第四代文旅商综合体,不仅吸引了万达茂周边的栖霞市民,更吸引了南京及南京周边市民的关注,这家将成为辐射南京都市圈半径200公里的新经济体,更将成为宁镇扬都市圈核心的文旅胜地。
(图片来源:栖霞视点)
无论是官方还是万达,都对万达茂寄予厚望。
2014年的最后一天,万达以36亿元底价摘得仙林湖南侧商住地块。这个事先被设计好的文旅项目,是万达文旅版图中的重要一个组成部分。2017年7月,万达与融创的大手笔交易中,全国13个文旅项目被甩卖给融创,但并不包含南京万达茂,这也能从侧面反映出万达对南京文旅项目的看好。
6月1日开业当天,万达茂人头攒动,李先生和雅雅一起来到现场为徐毓助阵。父女俩看到了光彩照人的徐毓,心里都很激动。
「6月1日开业很成功,最大的压力已经过去了,后面很明显轻松多了。怎么可能还因为压力想不开?这个说不通。」李先生和女儿都说,外面传的「压力说」他们完全不信。
同样不信的还有徐毓的几位好友。「万达忙,其他公司也忙。」C介绍说,徐毓在新百工作时,承担的任务是新百B座招商,这是一个旧楼改造项目,招商难度非常大。当时,她一边应对工作,一边还在读南京大学EMBA。「她这么多年,从最基层做到最后的总经理,完全是靠个人能力做上去的,抗压能力超强。怎么可能在最后压力明显减小的时候,反而扛不住呢?」与此同时,一些坊间传言也在指向「压力说」。南京多位商业圈人士表示,6月3日万达茂的一处游乐设施发生故障,导致十多位游客受伤。事后万达茂方面对每位伤者赔偿了1万元,并在派出所达成和解。之后,这件事在内部引发问责,有人认为可能波及徐毓。
尽管发生事故一说缺乏第三方,尚无法证实,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就算确有此事,也与徐毓无关,因为徐负责的是商业方面的招商运营管理,而游乐园部分与商管公司无关,即使有问责也不会牵连徐。

让亲友们想不通的,还有徐毓的性格和情感,完全不像想不开的人。
2008年到2012年,C与徐毓曾经在东方商城共事,彼时徐毓是东方商城的招商负责人。
「她是73年的,性格开朗,大大咧咧的,我们喊她大毓。」C说,在她的密友圈子里,大毓永远像一个小太阳,用热情感染大家。
在去万达工作前,徐毓的节奏没有那么忙,还偶尔在家做喜欢的事——烧菜。她给自己烧的菜起名叫毓膳坊,每次毓膳坊一桌菜出炉,她会喜滋滋地拍照上传朋友圈,然后得到朋友们的赞。
在C看来,徐进入万达后工作虽然比以前忙,但与朋友们的交流都很正常。「她的性格不是那种想不开的人,而且这么多年招商一线工作干下来,抗压能力绝对是够的。」「她真的是那种很热爱生活的人。」另一位好友回忆说,她曾经与徐毓出差住一个房间。徐毓劝说她到浴缸泡澡,为了打消她的顾虑,徐主动拿出自带的消毒液帮她给浴缸消毒,然后放水,还拿出事先带来的花瓣撒进去。
雅雅同样觉得这一切如同做梦。「妈妈一直就像姐姐一样对我,总是爱跟我开玩笑,还总是鼓励我去做自己想做的。」高一时,吃货雅雅喜欢上亲手做西点,在妈妈的鼓励下,她决定把这作为自己的职业方向。
高中毕业后,她去年在新西兰学习了10个月西点制作,回来后正在一家西点店里当实习生。妈妈鼓励她学得更加精深,让女儿在家一边实习一边学外语,准备日后再去法国深造。
形同姐妹的这对母女,平日里交流话题也开明得很。雅雅上高中后,就偶尔被妈妈「笑话」:都高中生了,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李先生是徐毓的初恋,两人是高中同学,恋情确定在高一,恩爱至今。李先生说,他们现在住的这套三室两厅,加上自己的父母亲,一共是五口人,五口人已经在这里住了十几年,足见一家老小感情融洽,「亲戚朋友、同事邻居,所有人都羡慕我们。家人感情这么好,她怎么会好好的想不开呢!」「她不是我媳妇,她是女儿啊!」李先生的老父亲抹着眼泪,躲在房间里不愿意出来。
雅雅无法理解,妈妈刚许下不久的亲口承诺。6月1日,在万达茂的人群里,父女俩挽着稍稍得空的徐毓。在一家服装店,徐毓还帮女儿挑了几件衣服试穿。
在半个小时团聚时间里,徐毓告诉丈夫和女儿:过几天就可以结束租房生活,住回家了。「然后带你出去玩。」这番话,在6月1日之后的两三次视频电话中,反复出现。
在李先生和雅雅看来,徐毓在出事前精神状态也很正常,甚至一直到出事当天上午与女儿的视频电话都很正常,再加上一直以来开朗的性格,突然想不开实在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
但是无论如何,逝者已逝。家人和亲友在等待说法。这里的说法,一来自警方,二来自万达。
李先生说,自从出事至今,万达茂公司还没有人给过他一个正式的说法,这是对他的再次打击。
「6月5日上午还好好的,下午开会开到一半就突然说不干了。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会后人力资源找她谈了什么?我认为这直接关系到她的死因。」李先生表示,到现在为止,万达茂方面没有一个人给他解答,这让他在痛苦的基础上,加重了猜疑。
「妈妈生前好歹也是总经理,这一年的拼命,就算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到现在,万达茂方面也没有人到家里的灵堂来看望!」雅雅说到这里,又把手伸向纸巾。
离开之前,我给灵堂拍了一张照片。「你把我妈妈照片P一下,她喜欢瘦一点。」雅雅说。
傻孩子,你妈妈明明很美啊!
 
责编:hw
    (6)
    (0)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龙商搜索

    文章总评分

    已评 请求出错,请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