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405080

百果园、鲜丰水果即将上市,水果专卖店迎来高光时刻?

来源:龙商网 作者:赖章平 2020-06-29
两大水果连锁巨头百果园、鲜丰水果的上市之争给原本炙热不已的夏季再添上“一把火”。
慢跑多年的水果零售赛道,在这个夏季进入了加速冲刺期。
近日,水果零售龙头企业百果园向证监会递交了上市申请的材料,启动了上市程序。这意味着曾“剧透”过要IPO(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百果园正式启动上市工作,并把目的地选在了境外。值得留意的是,百果园“劲敌”鲜丰水果也已于今年4月完成了其A股上市第一期辅导工作。
谁将抢先登陆资本市场?这就决定了“水果零售第一股”将花落谁家,激烈角逐由此在百果园与鲜丰水果两者之间展开。
公开数据显示,百果园全国门店总数超4300家,2019年销售总额达100多亿元;鲜丰水果则有接近2000家门店,年销售总额50多亿。在中国连锁经营协会最近公布的《2019年中国连锁百强企业》中,百果园和鲜丰水果双双入围,年销售增速超过30%。
二者成立时间相差无几,又在相似的时间筹备上市。时至今日,“水果零售第一股”的名号之下,催促他们的是“瑜亮之争”还是行业发展的水到渠成?

01

集中度低、竞争激烈

水果零售是一个高度分散的赛道。
相关资料显示,我国水果零售市场总额达8000亿,但其中50%以上的市场仍旧掌握在连锁商超、传统菜市场,以及个体水果店的手中,水果品牌连锁店的占比不到5%。何况,盒马、7FRESH等新零售物种,每日优鲜、叮咚买菜等生鲜电商也都在共同分食着水果市场。
“与刚需的餐桌生鲜不同,水果不是人们一日三餐的必需品,购买频次要低得多。而且,购买场景也日趋多元,往往是伴随性购买,比如在买菜时顺便买下水果。百果园、鲜丰水果这种垂直店铺,难以满足顾客一站式购足生活品类的需求,所以水果品牌连锁店的市场容量非常有限。”上海交通大学客座教授林鑫告诉龙商网&超市周刊记者。
鲜丰水果副总裁冯得心也曾表示,“市场占有1%的企业都没有,这个市场仍然需要不断去深耕。”可见水果行业集中度不高,尚处发展初期。市场空缺之下,多方入局,竞争加剧。另外,对于大部分玩家来说,水果仅是一个品类,而非一门单独的生意,高度细分的水果专卖店经营更难上加难。
以百果园为例,根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的零售百强榜数据表明,其2019年总营收额为131.3亿元,4303家门店,可计算出单店日均销售额约为8360元。按照水果店平均坪数25平米来看,其日均坪效约334元/平米。同理,鲜丰水果单店日销约为8293元,坪效等数据与百果园不相上下。这意味着百果园、鲜丰水果单店营收的天花板不高,利润微薄。
因此,水果生意并非是有太多油水可捞的行业,但它在成本方面却支出极高。为提升坪效和满足中高收入人群的日常水果消费需求,百果园和鲜丰水果门店内陈列着的商品必然是毛利高的中高端精品水果,比如库尔勒香梨、海南芒果等。
目前,百果园在全国各地累计布局有200多个水果基地,但直接对接基地的模式并不表明百果园便能以较低的价格拿货。实际上,很多精品水果产地往往被更大的农业公司或大型经销商垄断,这使得百果园等水果品牌店退而求其次地从二三级批发商进货,价格上没有优势可言。
再有,随着百果园、鲜丰水果门店的不断扩张,往上游延伸,以便把控供应链成必然,但由于中国特殊的农业发展现状,又使这种全产业链模式实施起来特别艰难,整合上游基地资源以及完善仓储物流配送体系需要大量的资金。于是2015年,百果园A轮融资3.5亿元,领投方为深圳天图资本。百果园官方和天图资本管理层都口径一直的表示:此轮融资主要是为了完善供应链体系。
前端门店不盈利,中端仓储配送都是成本,后端产地投资大,投资回报率低,回收周期长。综合算下来这并不是一个可以爆发式增长的项目,说白了利润少得可怜。这也可能是迄今为止,生鲜零售还没有一家上市公司出现的原因。

02

沉寂多年后的爆发

以2015年为界,百果园可分为两个发展阶段,一是缓慢发展期,另一是快速扩张期。
始创于2001年的百果园已走过近20个春秋,是一家集果品生产、贸易、零售为一体的水果专营企业。目前,百果园在全国开出超4300家门店,覆盖全国80多个城市。2015年之前,百果园可以说是在探索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很显然,2015年百果园门店达1000家后,完成4亿元的A轮融资以及2018年一年开出3000家门店,并完成15亿元的B轮融资,这表明百果园发展模式获得资本认可,借助资本实现快速布点。
百果园的发展离不开其创始人余惠勇。余惠勇是江西德兴人,毕业于江西农业大学农业蔬菜专业,创立百果园之前曾从事食用菌、运输等行业,后在深圳爱地食品从事水果批发零售工作并取得巨大成就,逐步奠定自己在水果行业的“江湖地位”。
“余惠勇是一位非常具有学习和创新精神的企业家。”林鑫如此评价。回溯百果园的发展历程,记者发现余惠勇曾于1996年就开创性地在《深圳商报》上发布山东红富士苹果的推介广告,并对消费者承诺送货上门。1997年至1999年两年间,余惠勇操盘国产丰水梨成功地将日韩高档梨挤出珠三角市场,并占有香港高档梨80%以上的市场份额。
2000年,爱地公司的水果贸易销量达15000吨,抢占了香港市场的四成份额。2001年公司的水果贸易总量又大幅增长到43000吨.在香港的市场份额占了八成,比上一年翻了一番。2001年9月,余惠勇自立门户在深圳组建成立了深圳市百果园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他押上了自己数年积累的全部家底,占股80%,任百果园的董事长兼总经理。
其后,百果园率先推出“不好吃三无退货”的服务承诺,即不好吃可无小票、无实物、无理由的信任退货服务。2015年11月,百果园(中产阶级的精品水果店)成功并购水果连锁企业果多美(大众消费的平价水果店),开始以双品牌面向市场发展。
2016年12月,百果园并购水果电商一米鲜;2019年4月16日,百果园正式对外宣布百果园进军生鲜领域,并发布了百果园集团独立生鲜平台“百果心享”,提出“线上做宽,线下做深”的经营思路。线下做深,指的是线下聚焦在以水果品类为主的经营,不卖其他生鲜品,而线上做宽则是指依托线上销售渠道,打造一个生鲜全品类的商城。
“最早百果园从超市的生鲜果蔬(最早生鲜果蔬不分家),把水果品类分离出来,去做垂直和专业深度,形成了现在的百果园。所以我们更在乎品类的运营以及商品的运营。”百果园大生鲜事业部总经理孙鹏说。
同样从2015年进入发展快车道的鲜丰水果,1997年至2015年其共有260多家门店,此后三年鲜丰水果分别新增195家、520家、490家门店,2019年上半年新开200多家店铺。截至目前,鲜丰水果拥有1850家门店,主要辐射江浙沪皖渝川豫闽津等省市。
跟百果园不同,鲜丰水果整个的经营思路相对保守些,谋求更为稳健的发展。鲜丰水果副总裁冯得心表示,“我们暂时不考虑卖菜,因为整个大生鲜的操作还是有一定门槛的,水果市场仍然需要去深耕,而不是把它做得更加泛。”

03

路在何方?

“水果连锁企业的产品线太单一了。”多年来一直关注这一业态的资深人士李晨光表示。
在他看来,随着像盒马鲜生、京东7fresh、超级物种、永辉生活、生鲜传奇的发展壮大,以及天天果园、易果生鲜、每日优鲜等生鲜电商巨头往线下渗透,未来纯水果零售店的市场空间会越来越小。
他认为,水果零售的未来出路只有两个:要么做深,要么做全。所谓的做全就是往全品类生鲜方向发展,譬如,以水果起家的水果电商第一品牌天天果园已经大量上线米面粮油、肉禽蛋奶,以及蔬菜。而做深指的就是做以水果为主题的深加工产品,包括果汁、果茶、鲜切、沙拉等产品,也就是转型为一个类餐饮企业。
“以水果店25平米的平均坪数来看,还要摆放蔬菜,可能还要新加入与之相应的冷柜设施,这么一来门店面积是大大不足以支撑的。按照或者做深、做全的思路,也许做深加工更适合百果园的现状,实际上他们也已经往这方面做了。”李晨光分析道。
早在2018年5月,百果园推出了NFC(非浓缩还原)果汁品牌“猴果滋”,包括橙汁、西柚、金桔柠檬、蓝莓草莓复合、百香果复合5种口味,目前已经铺货至4000多家百果园线下门店。与超市、便利店内常见的NFC果汁类似,这些规格300毫升的瓶装果汁饮料,平均售价在16元左右。
百果园目前的优势在于4300多家线下实体店,覆盖面积比较广,在某些城市能够较大范围的下沉到居民生活圈1公里范围内;另外经过多年完善,其内部供应链体系比电商要顺畅很多。
“未来的零售一定是单客经济,是个性化、定制化的零售。这些都需要商家对顾客的深度理解。”李晨光表示,百果园未来的价值一定来源于其数量庞大的会员系统,基于对会员的深度认知做强场景化和精细化运营,从而提高单店的盈利能力。
盒马总裁侯毅曾提到新零售2.0概念,未来的新零售,将不再区分线上还是线下,因为新零售2.0会真正实现两者的一体化,让用户的需求随时随地被满足。
在水果连锁领域,无论是百果园,还是鲜丰水果,都花了近20年的时间深耕供应链。可以说是在新零售2.0到来之前就做好了准备,接下来要做的就是需要多维度打通销售链路。
 
责编:hw
    (0)
    (0)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龙商搜索

    文章总评分

    已评 请求出错,请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