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 便利店 百货 购物中心 专业店 人物 考察
500715080

小象生鲜大缩水 美团“收兵新零售”?

来源:公开参考 作者:徐艺婷 2019-05-27
5月23日,美团发布一季度业绩的日子,但是,投资人似乎很不给面子。 上午9:42分,港股开盘不久,就有57万股美团股票抛售,直接砸出了一个深坑,当天美团一度暴跌7.46%,最后收盘价58.15港元,跌幅5.75%,为4月以来单日跌幅之最。 当天港股整体走弱,不过,一...
5月23日,美团发布一季度业绩的日子,但是,投资人似乎很不给面子。
上午9:42分,港股开盘不久,就有57万股美团股票抛售,直接砸出了一个深坑,当天美团一度暴跌7.46%,最后收盘价58.15港元,跌幅5.75%,为4月以来单日跌幅之最。
当天港股整体走弱,不过,一片绿油油的公司中,美团是跌得最凶的那个之一。
这让人好奇心大起,美团究竟将交出一份怎么样的成绩单,来回应资本市场的预期?
第一季度,美团点评总营收为191.7亿元,同比增长70.1%;总交易金额1384亿,同比增长27.9%;交易用户4.1亿,同比增加近8600万;每位交易用户平均每年交易笔数24.8笔,同比增长23.8%;活跃商家580万,同比增长27.3%。
代价是:经营亏损13亿元,同比增加24.3%;经调整经营亏损达10.4亿,同比增加6%。
美团成立于2010年3月,至今十年有余。十年了,它还是没能盈利。

外卖业务还在“啃老”

美团点评共三大业务,餐饮外卖、到店及酒旅、新业务及其他。三者中,外卖起势最早。
今年第一季度,餐饮外卖收入为107亿元,占总营收的55.8%,是名副其实的核心与基础。与此等同的是,它付出了91.6亿的销售,占总销售成本的65%。
外卖仿如美团点评的大儿子,应该赚钱养家了。但现实是,连这个大儿子都还在啃老。
2018年以来,美团数次对平台上商户的费率进行上调,以期通过提高商家抽成比例来提高自身收入。2019年1月,这一幕再一次上演。美团外卖的每单费率从之前的20%上调至22%,并规定30元以下的订单,每单服务费按5元收取。
今年一季度,美团的餐饮外卖业务毛利率提升到了14.4%,相比之下,去年同期只有7.6%。即便如此,在现有的竞争格局下,美团外卖依旧面临盈利难题。
小象生鲜大缩水,美团“收兵新零售”?_零售_电商报在这一条赛道上,它还面临着家底雄厚的竞争对手——饿了么。早在阿里收购前,美团与饿了么就已经打得如火如荼;收购后,鏖战依旧继续,并且在三四线城市展开激烈的用户争夺,目前在云南等多个身份,饿了么的市场份额正在快速超过美团,而饿了么平台上大约30%的订单就是来自支付宝和淘宝两个超级App。
去年,星巴克与饿了么战略合作,目前在全国35座城市、2100家门店开通了外卖服务,这在整个行业引起了很大的示范效应,很多茶饮商家就是因此加入饿了么的阵营。
据称,阿里对饿了么的投入“没有上限”,在外卖这条路上,美团还有得打。

摩拜的“后遗症”

在外卖之外,大家最关心的是美团领养的儿子——摩拜——怎么样了。
一年前,美团以2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摩拜,至2018年底,摩拜为美团带来了45亿亏损。
2019年,亏损还在增加。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美团的新业务及其他业务的毛利率下降了3.8%,主要原因是“自2018年4月开始综合摩拜的经营业绩”。
2019年一季度,美团点评总资产减少了20亿人民币,摩拜便是罪魁祸首之一。
2019年初,摩拜更名“美团专车”,一夜之间,包括品牌价值在内的无形资产折损13.46亿。此外,美团还为摩拜的海外重组减值拿出了3.588亿人民币的拨备准备金。
为了解决摩拜后遗症,美团也在想办法。一是关闭国际业务,二是涨价。
从年初开始,摩拜就在涨价。先是北京,后是上海,近日,涨价风又刮到了深圳。目前摩拜深圳的收费分为起步价和时长费,起步价由1元/30分钟调整为1元/15分钟,时长费由1元/30分钟调整为0.5元/15分钟。调整后每小时费用为2.5元。
很难说,这些行动能带来什么样的本质性变化。除了共享单车本身盈利模式尚未清晰之外,摩拜面临着ofo和哈啰两个对手。尽管ofo声势早不如前,但哈啰势头却越来越猛,已从“哈啰单车”升级为“哈啰出行”,切入更大的市场。
此外,摩拜本身也面临着一个无法逃避的事实:固定资产折旧的问题。
日前,ofo“共享单车当废铁卖”上了热搜,原来只是报废车辆。不少城市都规定,共享单车的强制报废期限是3年。2015年成立的摩拜,这方面又得砸一笔钱了。

美团新零售,干得怎么样?

以外卖起家的美团,在吸取了摩拜无边界扩张的沉痛教训之后,开始收缩,试图围绕“吃”这门生意,来构筑自己的护城河,王兴称之为“Food+Platform”战略。
小象生鲜,是集生鲜食品、餐饮、电商与配送为一体的生鲜超市,也是美团在新零售领域的一次重大尝试。其竞争对手众多,盒马鲜生、7FRESH、超级物种。
2018年,小象生鲜在北京方庄开出第一家,随后在全国共开出7家店——北京2家,江苏无锡2家,江苏常州3家。而就在今年4月,常州三家店一齐关闭。
这意味着全国布局的门店,关闭了近一半,美团似乎有“鸣金收兵”的意思。
尽管在新零售战绩不佳,但美团自然不甘心就此退出。小象生鲜关闭后,美团买菜发力。
美团买菜于今年1月上线内测,以“手机App+实体店”的模式,聚焦食材等核心日常生活消费品类,为周边社区居民生鲜零售及配送服务。在上海试水两个月后,迅速向北京推进。测试阶段,0元起送,30分钟送达,配送范围1.5公里。
在新零售大风刮了三年后,这样的做法已颇为常见,甚至已经成为“标配”。关键在于,小象生鲜不行,美团买菜凭什么能行?这一领域,喊者众多,但成者寥寥。
除了盒马鲜生早已宣告单店盈利,7FRESH处于亏损加动荡中,超级物种所属的永辉云创,也因三年亏13亿而被剥离永辉超市,焉知美团买菜不蹈后辙?

创新业务,出路在哪?

去年,王兴与程维吃了一顿饭,转身杀入网约车领域。一年后,美团打车改弦更张。
5月19日,美团打车在全国新增15个试点城市。与此前进入的南京、上海市场所不同的是,在这些城市,它已经从网约车平台转变为“聚合模式”,在上面汇集了由首汽约车、曹操出行、神州专车等出行服务商提供的打车服务。
看来,由于滴滴的存在,以及内部补贴等高额成本,美团打车为自己重新选择了对手。但在这一跑道上,拥有出行数据优势的高德、百度都早已率先入局。
美团的诸多创新业务一直在碰壁,也一直在转向。没有边界的王兴,究竟何时能找到外卖之后的下一核心业务,来拯救肉眼可见的未来都无法挽回的亏损?
唯一可以想见的是,未来一段时间,美团的股价,应该不会太好看。
责编:hw
    (3)
    (0)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龙商搜索

    文章总评分

    已评 请求出错,请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