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 便利店 百货 购物中心 专业店 人物 考察
90671

郑州二七老商圈三“城”鼎立 能否摆脱电商摧毁悲剧

来源: 大河网 2015-05-11
5月8日,随着丹尼斯大卫城开始试营业,这里又预示着在国内经济“新常态”下,传统的零售行业正步入第三次涅槃重生。

试营业的丹尼斯大卫城

大卫城似的超大型购物中心,已不单单满足人们购物的需求,还能满足消费者看电影、品美食、运动健身等多种需求。

郑州的二七广场,在河南商业经济中的重要性无人可及:

这里有两次国际金融危机碾压过的痕迹;这里有三代商业弄潮儿赢得的赞誉与不间断的失落;这里保存了中原商业“轴心”30年成长的完整过去。

5月8日,随着丹尼斯大卫城开始试营业,这里又预示着在国内经济“新常态”下,传统的零售行业正步入第三次涅槃重生。

 “大卫城”的出现,是河南诞生超级零售集团的开始

 “如何一天逛完一座40万平方米的超级商场?”5月8日,随着丹尼斯大卫城试营业,一个新话题悄然出现。

单体40万平方米是个什么概念?通俗解释,就是相当于4个半金博大城(9.19万平方米)。不过,这是指建筑面积,而单店商业实际运营面积才能进行更准确的比较——大卫城约17万平方米,相当于3个大商金博大店(约6万平方米)。也就是说,消费者如果来到大卫城,就相当于要逛3家百货店,这无疑是对钱包和体力的双重挑战。

大卫城试营业,对消费者来说,是多了个消费去处;对市场来说,是注入了更多的商品品牌、消费内容和服务项目。

而对于中国零售业,大卫城的意义更为突出。因为目前国内能驾驭超15万平方米商业综合体的商企,一只手就能数完。

单店经营规模的变化,是观察全球传统零售业变革发展的标本。

就如河南,1989年的亚细亚,由1.2万平方米起步,推倒了3尺柜台,跑步迈向市场化,成了国内零售业首次升级的“熊猫化石”。

1997年的金博大和丹尼斯,经营规模升至6万平方米。在国内零售业第二轮升级阶段,二者承载了中原商业与全球现代零售业经营理念、竞争规则并轨之责。

如今,丹尼斯推出超15万平方米的商业综合体,恰逢国内零售业第三轮升级。在O2O、全体验、立体服务等新概念下,它在尝试业态混搭运营:“购物中心+百货店+超市+休闲娱乐中心”,这对其品牌定位、管控体系、集客能力与服务机制等都是极强的考验。

当然,本土出现了首个超级零售集团,无疑令河南人骄傲——除华润系外,全国极少有零售商能做到“通吃三大业态(购物中心、百货、超市),横贯全商业体服务体系(商业地产+零售+物流)”。

渴求

不得不说,自2004年中国零售业全面对外开放后,由于国内商业寡头与跨国零售巨头的强势渗透,河南本土零售业经历了悲怆的10年。如今,3.0商业市场为“参赛选手”设立了较高的竞争门槛:大体格、集团化、多维度、O2O,被挤到墙角的河南本土商企太渴望一场翻身仗了。

两轮国际金融危机,给河南零售业留下深刻的印痕

郑州二七商圈在河南商业经济中的重要性无可企及。这是亚细亚留给它的“遗产”,也是本省经济发展格局、交通与区位特征、商业市场资源配给、消费习惯等因素客观决定的。

近30年来,给二七商圈留下最深刻印痕的,应该是1997年和2008年两次全球性的金融危机。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河南人引以为傲的亚细亚轰然坍塌。它是计划经济时代,非民营商企“试水”国际零售业经营理念引入的原点。事实上,它的经营体制与现代零售业运营机制无法调和的矛盾,才是其批量死亡的根本。这为以民企经济为主体参与全球化现代零售业竞争,留下了极好的引子。

1998至2008年,在中国零售业2.0发展周期,“二七商圈”变革的主题就是“易旗”。

天然商厦、紫荆山百货、郑百大楼,这些郑州“一次商战”中留下的“遗老”,全部改跑“龙套”。就连金博大、九头崖、元旦百盛、中环百货等新兴的本土零售商,也在全国性连锁霸主、外资零售巨头的“铁骑”下,遭遇并购或耗杀。

当然,外埠商企为本土商企带来的不光是创伤,同时也带来了现代零售服务业理念、零售技术、竞争手段的突破,比如奢侈品、打折促销手段等。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导致中国零售业发展模式彻底变轨:网购消费如火如荼,线下实体店哀鸿一片。在租金、人力、财务等要素成本上涨,知名品牌商停滞拓展,消费趋向保守的“新环境”下,河南的传统商企不得不思考新的生存方式。

思考

假如,二七商圈从群雄割据演变到“三城鼎立”(华润万象城、丹尼斯大卫城、大商金博大城)的格局,“剩者”该何去何从?

疑问

电商会摧毁二七商圈吗?

规模扩容,大量填充休憩服务业内容,利用互联网解决越发丰富、个性的消费新诉求,传统商企背水一战。

去年下半年,记者至少听到过3家大型商企的“当家人”称,“取消2015年开店计划”。同期,京东、苏宁等电商寡头接连宣布了在河南的“开店计划”,“城市批量铺设提货点、乡镇设立地面站(可代购)”。

至此,中国零售业竞争规则被颠覆:无论传统商企开的店离你有多近,你也只需一个快递。

找到与电商差异化竞争的路径与对抗手段,是丹尼斯面对的直接挑战。而改变纯销售模式为全体验服务模式,则是唯一出路。

正因如此,万象城也好,大卫城也罢,都选择了规模扩容、大量填充休憩服务业内容,如餐厅、滑冰场、影院等。未来的大商金博大城,甚至考虑嵌入“空中花园”。因为实体店的体验感,是电商无可企及的。

但这只是表象。因为无论商场大或小,是否触网,传统商企都必须重新审视自己的供应链、服务体系,是否契合消费市场的需求。比如,凭什么你家的中华牙膏,比电商快递上门贵3毛钱?

与此同时,还要学会利用互联网解决越发丰富、个性的消费新诉求。而目前,丹尼斯、大商已在尝试智能化的购物中心,通过手机端将消费者是谁、买什么等问题搞清楚。

综上所述,二七商圈此轮竞争格局之变的背后,实则是商企欲重树核心竞争力的整体质变,“舍我其谁”是唯一的竞争法则。下一个10年,今日二七商圈或将物是人非,但不管“新人”、“旧人”,只会令消费者感觉“越来越爽”。

二七商圈能吸引“泛90后”吗?

如果商场货品与线上价差不大,依然是能够吸引到“泛90后”的。

如今,二三十岁的“泛90后”们,无疑正在成为社会消费群体中的重要力量,他们的消费观念将深刻影响整个商业环境。对他们来说,古老的二七商圈是否魅力依旧?

刚出大学校门的王小姐,家距二七商圈步行仅十多分钟。但她坦言,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聚集了众多快销服装品牌和时尚美食的花园路商圈对她更具吸引力。万象城、大卫城的陆续开启,才让她和小伙伴们渐渐把这里变成新聚集地,不过她们对于在商场内消费的预期并不高。

 “逛街一直是郑州年轻人的主要消遣方式,但逛街的内容已不再以购物为主,更多的是餐饮和娱乐。”王小姐告诉记者,她和伙伴们对新商场的兴趣点,几乎集中在美食、电影院、滑冰场之类的娱乐休闲场所。对于网上购物比重超八成的她们来说,二七商圈林立的商场品牌更像是她们的试衣间。

 “如今商场中热门的女装品牌几乎都可以在网上找到代购,同样的新款服装价格可低至六七折,老款能便宜更多。”王小姐表示,自己已经很少在实体店购物了。

王小姐告诉记者,经济实力限制了她们的消费能力,商场内价格高昂的商品根本不是她们能够消费得起的。不过,如果商场内有价格划算的打折商品或本来价格就不高的快销服装品牌,自己还是会选择享受实体店购物的服务和快捷。

责编:龙商网
    (0)
    (0)

    龙商搜索

    文章总评分

    已评 请求出错,请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