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 便利店 百货 购物中心 专业店 人物 考察
31931

《零售风云》连载篇——(七)

来源:龙商网 作者:何建军 2014-12-31
今天的商业的本质并非为顾客服务,而是在同竞争对手的对垒过程中,以智取胜、以巧取胜、以强取胜。简言之,商业就是战争,在这场战争中,敌人就是竞争对手,而顾客就是要占领的阵地。...

3

 

12点过钟,林丽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杜文虎昏倒在舞台上了。”

她的脸色因喜悦而泛红,她抬手捏了捏长期被慢性炎症困扰的鼻子,揉了揉鼻翼两侧的迎香穴,低声嘟哝道:“活该,真是活该。”

三十五层高的甲级写字楼亚心国际大厦傲然屹立在北京路上,一句“身处亚洲之心,胸怀国际风云”的广告语,既描绘了优越的地理位置,又彰显了广阔的思想境界,使它成了北京路上的一座地标式建筑,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尤其是在夜幕降临的时候,环绕在楼体周边的LED装饰灯变幻闪烁,显得格外耀眼、无比辉煌。

西尔玛连锁商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自持物业办公室就位于这栋楼的第十七层,整层面积有1600多平方米。

林丽的办公室位于楼层西面靠近北端的位置,她俯身坐在高靠背的黑色牛皮椅子上,对着桌子上的镜子自我欣赏:硕大的眼睛、白皙的皮肤、白里透红的脸庞、丰满的胸脯、富态的身躯,一切都是那么的滋润和富足。

林丽穿了一件粉红色的罩衣,她仰身靠在椅背上,眼睛盯着自己右手无名指上戴着的那颗蓝宝石钻戒,6克拉共28粒钻石簇拥着一颗蓝宝石,就像一群优秀的管理人员团结在蓝色的领袖周围,那种蓝色宁静而深邃,高贵而典雅,是林丽内心最渴望的境界。

林丽拿起桌子上的《做女人要像希拉里》,这是她最喜欢的书,封面是她最崇拜者的头像,她默读着蓝色荧光笔勾画的编辑推荐语:“曾经被人欺负,只知落泪忍让的希拉里,如何变成世上最成功的女人?14种制胜模式,将恐惧转化为自信,把曾经懦弱的希拉里变为雄鹰……”

林丽放下这本书,又拿起《希望与野心,一个真实的希拉里》,希拉里的头像几乎占据了整个封面,“霸气,像武则天一样的霸气。”她暗自赞叹道。

林丽放下书,站起身,用手拢了一下烫得波浪起伏的短发,她抑制住亢奋的心情,拉开办公室的玻璃门,若无其事地穿过纺织采购大厅,经过前台,走向了楼层东南的董事长办公室,办公室外间的双扇门开着,林丽径自走进去,她对肖静笑了笑。

秘书肖静30出头,容貌端庄,从头到脚的一套米色职业装跟她的办公室一样,收拾得井然有序、干干净净。

林丽经过长条沙发走向肖静的右后方,东面墙上还有一道厚重的橡木门,林丽拧转门把手推门走了进去。

董事长办公室有90多平方米,东南两面临窗,显得非常宽阔亮堂,对着南面窗户顺着东面窗户靠北墙区域,是一张老板桌几张椅子的办公区,办公桌后面的北墙上挂了一副山姆·沃尔顿半身像,相片上的人像跟真人一般大,南窗与东窗的角落是一套123棕色皮质沙发和茶几构成的休闲区,南窗前靠西面与肖静办公室用毛玻璃隔墙是一张椭圆形的会议桌和七八张椅子构成的会议区。

办公桌后面,侯波皱着眉头正在检视西尔玛国庆档期的DM册,这次从9月29号到10月7号的促销任务是反击天天乐在全省发起的大型促销活动。

“啥事?”侯波抬起头,他留着浅平头,穿一套灰色休闲西装,里面是一件粉色的格子衬衣,没有打领带,瘦削的身材宛如一个撑杆。

“天天乐出事了。”

“出啥事了?”

“杜文虎昏倒了。”

“你咋晓得?”侯波蹙紧眉头。

“供应商给我打的电话。”

哦,供应商,侯波觉得自己的质疑过于敏感而幼稚了,天山城开业,天天乐的上千名供应商肯定要到场祝贺,而这些供应商绝大部分也是西尔玛的供应商,有人给林丽打电话通风报信自然十分正常。

 “你马上给唐老师打电话。”

“哎呀,我的手机没带。”林丽着急地说,随手从桌子上拿起侯波黑莓的M33手机走到东南角拨打唐老师。

职业易经师唐乙是西尔玛的首席顾问,他年近60,一头黑白糅合的头发显得神秘怪异,林丽不知道他是把黑发染白还是把白发染黑,或者天生就是黑白阴阳头发,真是研究易经的天才——天然的人才,林丽总觉得唐乙的一副深度近视眼镜后面埋藏着一双足智多谋的眼睛,眼睛里隐藏着无限的玄机,他说话做事从来就慢条斯理,让林丽弄不清楚他是故弄玄虚还是胸有成竹。

电话接通,林丽把情况简单地说了一下,她就听到唐乙的声音:“你把对方的名字,商场的名字和你心中渴望的四个数字发短信给我。”

林丽平时卜卦报的四位数无一例外的都是顺畅又霸气6789,而今天,她编辑短信“杜文虎,天山城,1414。”

林丽站在窗边稍等片刻,唐乙的电话就来了:“杜文虎的笔划是0748,天山城是4310,加上你和侯董的生辰八字,不过……”

“不过什么?”

“1代表独立,是阳木,4代表稳定,是阴火,1遇到4,必然波动啊。”

“哦,是什么卦?”林丽问。

“震卦,你们和杜之间将有一场巨大的地震,要多加小心啊。”

“哦哟,你看哪个会赢呢?”林丽问。

“不好说,我不知道杜的生辰八字。”

“那好,那好。”林丽高兴地说,她一转身,大腿撞在沙发角上,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啪”的一声,黑莓的M33手机摔出几米开外,狠狠地撞在墙上,“咚”的跌落在地。

林丽“哎呦”一声,泪水顺着脸庞流淌,她爬起来,一边擦眼泪一边捡起地上的手机,“对不起,摔烂了。”她把手机放在桌子上,手机的屏幕已经碎裂,机盖与机身分崩离析。

侯波忽然拍着桌子怒吼道:“你搞什么名堂?”

“对不起,”林丽幽咽道,“你也该换手机了。”

“我哪有时间去买手机?”

“要不喊肖静,”林丽低声说,“还是给你买部黑莓的最新款?”

侯波沉默片刻,他问林丽:“唐老师怎么说?”

“震卦……”

“啪。”侯波一拍桌子,忽地站了起来,他用眼睛扫视了一遍办公桌上堆积如山的各种文件、资料、档案、图片,厉声说道:“好,我就在M省掀起一场商业大地震。”

“震死杜文虎。”林丽附和道。

侯波大声喊道:“肖静。”

“来了。”肖静推门走了进来。

侯波抬起左手腕,看了一眼金色的劳力士,他心仪的皇冠在表壳里熠熠闪光,现在是1点过钟,他对站在桌子边的肖静安排道:“你通知全体高管3点钟开紧急会议。”

 “到哪个级别的高管?”肖静问。

“参加周例会的。”

“在哪个会议室?”

“1号会议室。”

“好,我马上通知。”肖静转身离开。

“等等。”侯波喊道,肖静转过身来,侯波补充道:“给我买一部最新款黑莓的手机。”

“好的。”肖静应声出了门。

“竞争又要开始了。”林丽说。

侯波随手拿起桌子上一本血红色封面的《商战》翻了翻,他“啪”的把书摔在桌子上,挺直腰身大吼道,“不是竞争,是他妈的战争。”

 

4

 

下午3点,西尔玛1号会议室。

高管人员济济一堂,财务、营运、发展三大副总经理,生鲜、副食、百货、服装、家电五大事业部总经理,发展、人力资源、市场营销、行政、防损、信息、财务、工程、招商、公关九大总监共17人都按时到位,在固定的座位上落座,肖静站在长条桌的下位朝全场扫视了一遍,然后坐下,摊开笔记本。

这时候,侯波左手端着一个白底蓝花的景德镇陶瓷茶杯,右手拿着笔记本走了进来,他从右侧高管们身后走到最前端的上位,他把陶瓷茶杯和笔记本放在桌子上,然后用右手从右边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张手帕纸,侧身弯腰去擦椅子。

所有的高管都心知肚明这是侯波的习惯性动作,凡是侯波比较紧张的时候,他都会边擦椅子边感受现场的气氛,有时候擦得慢还要斜着眼睛观察有关人员的表情,同时在擦椅子的过程中舒缓心态,稳定情绪。

这一次,侯波擦得比任何一次都认真细致,在他擦椅子的时刻,全场鸦雀无声,大部分人员都从林丽的消息源里获知了今天紧急会议的议题,只待侯波发号施令了。

3分钟以后,侯波面对大家坐下。

“克劳塞维茨说,商业就是战争,”侯波大声说,“今天开会,我们讨论国庆档期促销的追加方案,我们要让这次促销活动永远载入西部的商业史册。”

大家正体味着侯波的开场白,侯波霍地站了起来,他语速加快,声调提高,斩钉切铁地说:“我们要抓住这次机会把天天乐彻底打垮。”

在侯波的激发下,所有高管都感觉热血沸腾,一次商业战争的进攻即将开始。

“商品老总,你们把原来的促销力度加大两倍。”侯波对会议桌右边的业务高管吼道,接着他扭头问他左边的财务副总经理龙庆国,“原计划的亏损预算是多少?”

1号会议室的会议桌是侯波精心定制的,这是一张短边椭圆长边笔直的长条桌,他坐在上位就像古代的皇帝坐在龙椅上一样,他模仿古代宫廷,左侧设文官,右侧设武将,文官就是所有非业务部门的负责人,武将就是所有业务部门的负责人。

侯波对连锁经营中珍珠与项链的理论有一个升华的认识,他觉得一个店就是一个独立的王国,把许多店连锁起来就是无形的帝国,他就是自己这个帝国的帝王,所有连锁经营帝国的帝王享受的不仅是财富,更是在法律框架下随心所欲的权威和万众瞩目的尊严。

“1000万。”龙庆国说。

“四个二百五,”侯波点了点头,“我们原计划在国庆档期就当一次二百五,没想到老天开眼,让天天乐乱了阵脚,我们趁机攻击天天乐,让他知道什么是报应。”

侯波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黏稠的茶水,他放下杯子,盖好,然后坐了下来。

“再追加六个二百五。”

“资金链要出问题哦。”龙庆国阴沉着脸悄声说。

侯波停顿了片刻,又倏地站了起来,把脸朝向业务部门的五个商品总经理大声说道:“还是老规矩,让供应商同舟共济。”

五个商品总经理顿时惊慌失措。

“这个有点难哦。”大腹便便的生鲜总经理苏勇苦笑着说,嗯,大腹便便,大家都怀疑原来还精瘦的人管了几年的生鲜,每年见长,是不是经常品尝熟食坊里的卤肉,或者烤箱里的奶油面包。

“头两个二百五就谈得很艰难,”副食总经理林杰接着说,“经过五部委的整顿,各级政府管得严哦。”

“政府?政府是由什么构成的嘛?”侯波说,“官员、权利和资源,明白吗?官员的集合就构成了政府。”

林杰没有接话,他嘀咕着低下了头。

“政府公关,”侯波把眼光瞄向周孝泉,“周总没问题嘛?”

“问题不大。”

 “需要特殊费用就来找我。”侯波说。

周孝泉微微点了一下头。

“那我们还需要追加20万的现金采购。”苏强说。

“我同意。”

 “我们还要加大宣传力度,你今天就报个方案给我。”侯波对市场营销总监俞娜说。

“好。”俞娜就像过去在电视台主持节目似的,回答得干脆利落,她是在几年前应凌子锋之邀辞职下海进入西尔玛的。

“亏多了,档期结束了会影响正常销售哦。”苏强说。

在五个商品总经理中,苏强的业绩最好,发言的胆量自然就最大,林杰是林丽的二弟,偶尔也会说几句,其他三个商品总经理,虽然也是侯波、林丽的同学、亲戚,由于绩效长期未到达侯波的要求,都紧绷着脸,缄默不语。

“我们追加的亏损,要大量做负毛利,在全品类促销的前提下,再把促销单品数量提高百分之二十,要作就作到位。”侯波说,眼光像密集的机枪子弹一样从五个商品总经理的脸上扫过。

“还是要节约哦,说不定杜文虎过几天就要死了呢。”忽然,林丽涨红着脸大声说。

“就是嘛。”林杰说。

被林丽与林杰这么一唱一和的反驳,会议室里忽然发出“嗡嗡”声,许多人开始与身边的人议论是否有必要增加六个二百五的投入,甚至一些人的脸上还浮现出质疑的神色,特别是五个商品总经理,交头接耳,喋喋不休,神色怪异。

侯波站在那里,脸色逐渐由红变紫,由紫变青,脖子上的动脉血管“咚咚”地跳动,就像醉酒了一样,他一咬牙,右手“啪”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全场的杂音戛然而止,“死,我看你才要死!”侯波侧过脸对林丽吼道。

“我是关心公司嘛,你凭什么咒我?”林丽对着侯波瞪大眼睛大声说道,她憋在肚子里的怨气一古脑儿地倾泄而出,针尖对麦芒,毫不示弱。

 “算了,侯董在安排工作,你乱说啥子。”林丽的大哥,工程总监林强侧过身子对林丽说,他跟俞娜梅开二度组建了一个新的家庭,他手中的实权不亚于商品总经理。

“你好了伤疤忘了痛。”侯波扬起手臂向林丽舞动了几下,恶狠狠地瞪了林丽几眼,然后才坐了下来,他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有人在会议上跟他唱反调,影响他的威望,一言堂,凌子锋曾经跟他讨论独裁与民主的管理模式,还说企业如国家,一言堂适用于企业的初创期,不适用于企业的发展期,但是,侯波才不相信那一套,他想,帝王,你看哪个敢在帝王面前多言多语,他妈的。

“杜文虎就是该死。”林丽吼道,她的声音因亢奋而变得尖刻,她的脸也因激动而变得绯红,红里还闪烁着火化。

侯波默默地盯着林丽,他真想像六年前那样抬手就扇她一个耳光,女人家头发长见识短,只知道省钱,还期望别人早死,商场如战场,市场容量有限,竞争无限,没有猛烈的攻击,谁都不会死,你以为天上会掉石头把竞争对手砸死哦,荒唐。

侯波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几近干枯的茶水,然后,再次站了起来,挥舞着手臂,像是摇曳着旗杆,“这次增加预算的国庆档期,不是普通的档期,虽然之前我们为了应对天天乐的开业已经加大了投入,但是,目前情况特殊,历史性的机遇不容错过,各部门都要比店庆更加重视。”

侯波停顿了一下,瞪了一眼林丽,然后扫视全场,在凝重的空气中喊出他的结束语:“我最后强调,这是一场战争,不是一场竞争,各部门负责人必须切实担起责任,没有任何借口,谁出了纰漏,我就杀了谁。”

无形的压力立即像暴风雨来临之前的乌云一般笼罩着会场上的每一个人,不知何故,林丽忽然感觉到心惊胆战。

责编:龙商网
    (0)
    (1)

    龙商搜索

    文章总评分

    已评 请求出错,请刷新页面